2017-06-19 14:59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最高人民法院通过案例明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一种宏观的、指导性的长期规划,是该区域土地用途管制的依据,针对的是该区域内的不特定对象,且可以反复适用,属行政机关制定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行政规范性文件,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针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提起的行政诉讼不属人民法院受案范围。
 
    案情
 
    1999年9月13日,原浙江省土地管理局作出浙土规(1999)19号《关于平阳县及昆阳等17个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批复》,就温州市人民政府上报的温政发(1999)195号《关于要求批准平阳县及17个建制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请示》作出批复,其中包括平阳县鳌江镇(1997-2010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
 
    2015年12月28日,陈爱时、叶德存提起行政诉讼,要求确认平阳县人民政府1998年10月编制平阳县鳌江镇(1997-2010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行为违法,同时请求撤销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
 
    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裁定认为,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编制审查办法》第三条规定,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实行最严格土地管理制度的纲领性文件,是落实土地宏观调控和土地用途管制,规划城乡建设和统筹各项土地利用活动的重要依据。因此,被诉编制行为作为浙土规(1999)19号《关于平阳县及昆阳等17个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批复》的有效组成部分,属于公共政策范畴。陈爱时、叶德存起诉请求确认平阳县人民政府于1998年10月编制平阳县鳌江镇(1997-2010年)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行为违法并予以撤销,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十二条规定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依法应予以驳回。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驳回陈爱时、叶德存的起诉。
 
    当事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认为,1999年9月13日原浙江省土地管理局向温州市人民政府作出的《关于平阳县及昆阳等17个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批复》(浙土规(1999)19号)中载明,“你市《关于批准平阳县及17个建制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请示(温政发(1999)195号)业经省政府批准”;并原则同意平阳县及“昆阳、敖江”等17个镇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1997—2010年)》,涉案的《平阳县鳌江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1997—2010年)》系该批复的内容之一。经法定程序批准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是土地利用和管理的依据,是对平阳县鳌江镇范围内的土地利用进行宏观调控和指导的纲领性文件,城乡建设及土地开展等土地利用活动中应当符合该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的要求,其具有普遍适用性与约束力。依照《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四)项、第十三条第(二)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诉讼的,应当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人民法院不受理对“行政机关制定、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提起的诉讼。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