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00:28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我在5年前写《股票投资的道与术》,当时计划是把几个主要流派及有代表性的理论做一梳理,再根据自己的心得体会,搞点修正主义。但写了一小半,就因客观原因停了。
 
    现在回想是好事——那个系列写得太干、太硬,节奏和进度也太快,只适合有较好基础的读者,无法起到应有的启蒙效果。因一般投资人很难全面理解、消化,它的社会价值也不大。
 
    借助这个公号,我和投资者有了很多互动。我越来越明显感到:相比知识——方法和技巧,思想——包括理念和思维方式才是更重要的,也是更难树立的。
 
    旧知识+新思想,可化腐朽为神奇;新知识+旧思想,神奇也会变腐朽。“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不行,就在用旧思想指导新实践,结果就像一个英国人当年说,看到大清军队在眼前晃来晃去,就像一幅古代的画活了起来,感觉很滑稽。反过来,民国早期诞生过很多大师,尤其中文史方面。他们的高度,是前人无法达到的——没有新思想做指导;也是后人难以企及的——缺乏从小就在“经史子集”浸润和严格教育下形成的坚实而深厚的旧学基础(想想陈寅恪在晚年双目失明后依然写下《柳如是别传》这样冷僻的巨著,你就可以知道他们那一代人的旧学基础、国史积累是多么深厚)。他们能成为大师,就是用新思想去整理旧知识的结果。
 
    我相信,每一个投资人都会有体会:用原来那套方法,有时还能勉强应付;为更上层楼,学了一点新方法,绩效反而下降了,有时甚至是进退无措。不同投资人的分野常常就产生于此:退回去,继续用大刀长矛老套筒战斗,始终原地踏步,无法长进;以为还没找到好办法——那传说中的神奇方法,不断寻找,不断尝试,不断抛弃,不断与失败为伍;只有极少数人会懂得,这不是一个方法、技巧问题,而是思想理念和思维方式与“术“的匹配问题。成熟的投资者就是这样炼成的:他们总是在自己的思想、理念所及范围,去探索投资的方法和技巧;总是力求从思想理念角度去理解和认识新方法、技巧,使思想和方法适配,形成有机整体。
 
    所以,这次写这个系列,我就想好要“水一点”,多一点水货,不要用太多干货去密集轰炸,要虚实相间。当年胡适提“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那是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所有的理论、主义,在中国都已有了,却都是“讲大道”,没人沉下去研究具体问题,恨不得一个主义就解决一切问题(从鸦片战争,特别是甲午战争,让国人看到了五千年文明古国有覆亡危险,且已危在旦夕,所以都特别心急、特别焦躁,也特别暴烈,一个主义不行就立马换一个主义,只要能救亡,能图存,能强国,什么主义都行)。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