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7 17:00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发红包与加减税

在开始本节内容之前,我们先做一个调查。

1、 你认为中国当前的税负高不高?

2、 你认为中国是否应该全面减税?

3、 你是否认为减税后更有利于经济发展?

即便不带有任何偏见,我们也可以预见,绝大多数人对上述三个问题的选择都是肯定的。即多数人认为中国的税负很高、应该全面减税且减税更有利于经济的发展。

为什么会有如此结果呢?因为如果能看到这个调查,说明你属于有文化、能使用智能手机、能上网而且有闲情逸致来参与这项调查的中高收入群体。这样的群体,恰恰是当今中国纳税的主力。

纳税,等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给国家。国家看起来有点虚无,看不见摸不着,为什么要把自己的钱给国家呢?正因为如此,这个调查的第一项几乎不用多想,一定是多数人认为税负太高了。而且毫无疑问,他们认为应该减税,甚至还有一大套理论支撑,要求减税以促进经济增长——你看,特朗普不就实施减税计划了吗?在很多人看来,减税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

如果我们把调查问卷仅仅面向中低收入人群,比如离退休的老人、残疾人员、享受低保的人员、农村里的留守老弱病残人员等,他们是否也会做出同样的选项呢?按说不会,因为这些人是享受税负照顾的人——国家税收的很大一部分,是给他们补贴、补助或者为他们服务的。

但是,这些人的文化程度如果不高,他们会茫然无措,无法做出选择,因为他们自己根本就没有纳税意识。反过来,如果这些人读过书,并且能接触到一些外部信息和评论,他们很可能也会认为税负太重而提倡减税——老实说,他们根本就纳税很少却是享受国家反哺的人,结果他们竟然也认为要减税,这是多大的讽刺啊!

这也充分说明,关于税收这件事,绝大多数民众的观点都是错的。不信,我们可以从微信的红包功能来印证一下。

首先,我们把税收用简便化的发红包模式处理(微信的红包功能)。我们设想有一个100人的群,群主要求每人发一个100元的红包、且红包必须面向100人平均发放,即每人1元。在这种情况下,经过100轮红包发放,每个人的钱包都没什么变化。没有任何人有怨言,除了抱怨浪费了一点时间而已——事实上,这个事例却说明一个道理:全民同时同等比例征税,只要税收返回到全民,则社会上没有人有怨言,早期的人头税与之类似:每人交一份税,看起来是不是很公平?如果每人的条件相似,当然很公平,但如果各人的经济状况不同呢?比如下一例——

其次,我们要加税了!我们要求群里的每个人必须发一个1万元的红包,规则同上。乍一看,原来只发100元,现在却要发1万元,数额扩大了100倍,是不是每个人都要有牢骚了呢?不会啊,因为虽然是每人发1万元,但经过100轮红包发放,每个人的钱包等于没有变化——这就是最朴素的加税原理:都加税,等于没加税。在现实生活中,如果同时对所有人加税,则社会各种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过些时间会自发调整完毕,对全社会的影响就等于完全没加税——且慢,如果我们深入去想一想,群里的每个人是不是都能拿得出1万元呢?如果有些人很穷,你也让他发1万元红包,他发布出来怎么办?难道要横征暴敛吗?难道让他卖儿卖女吗?这就是貌似公平的人头税不合理的地方。

当然,都加税等于没加税,如果反向推导,自然也能得出结论——都减税等于没有减税。即便对于穷人来说也是如此,减税看起来减少了支出,但很可能也减少了收入(红包从100元变成了1元,穷人支出少了,但得到的也少了,即便在下例中)。既然如此,你还会说现在的税负重吗?你还会赞成减税促进 吗?

第三,我们再把规则变化一下。如果群里有10个富人、90个穷人。现在的规则是穷人每人发100元的红包,富人必须发1万元的红包,仍然是面向所有100人。没错,这是“富人补贴穷人”的做法。此时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数据出现了惊人的变化:全部红包的金额是109000元。按照人头去分,每个人实际得到1090元,其中,90个穷人实际所得是990元,10个富人实际付出是8910元。在这个模式下,富人是净付出者,穷人是净得利者。如果我们在这个群里做一个调查,问这个制度是否合理,是否应该改变,以降低税负呢 ?答案也许是出人意料的。多数穷人会要求坚持这个制度(很少人例外),小部分富人(多数人例外)也赞成这个制度,愿意多交税。所以,所谓富人补贴穷人,不管在哪个社会哪个朝代都容易获得大多数人的同意。

由此,我们从发红包出发,可以推导出如下结论:

1、人头税看起来最公平,却实际上不合理;

2、都加税等于没加税,但对穷人更不利;

3、都减税等于没减税,对穷人也无益处。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