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3 19:15 凤凰财经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当你的收入,几乎都拿来还贷款时,就已经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你就会资金链断裂,还不起债务。一如那一个个卖房看病的家庭。

 

中国居民部门总贷款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了55%,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已经超过了90%。

 

 

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收入不低,支出不夸张,没有乱花钱,却还是被裹挟进“财务危机”的境地。

 

 

中产阶级:高成本高杠杆的不归路

 

中产阶级劳动增值的财富太慢,而相比房价物价,财富稀释得太快。

 

还来自于他们要用劳动换取未来的养老、医疗、教育、住房,上一代的老人,下一代的孩子,作为计划生育的一代,“四二一”的家庭结构,中间的承担了现在和未来的压力。

 

因房价和负债带来的生存成本和企业运营成本提升,会传导到物价上。

 

通胀,既是消灭中产储蓄的方式,又是中产追逐“高收益投资”的动力。

 

因此中产的储蓄最强劲的需求,不是消费,而是增值。

 

这些年来的中产阶级,一方面是压力叠加的过程,一方面是欲望释放的过程。

 

所以他们把欲望勾起来,把杠杆加起来,把资产接起来,面对月息30%的收益,他们明知是一场赌博游戏,但仍然心存侥幸,愿意相信自己在“大逃杀”里能提前逃离。

 

股市、楼市、创业大潮里,又有多少人是这种侥幸心理和赌徒心态?

 

 

雪上加霜:大变革!专业投资者迎来“投资盛世”

 

从去年开始,股市已经加速了市场化改革。

 

A股开始出现一些被退市的公司,监管机构的惩罚制度趋严。

 

2017年股市,业绩越好、市值越大的公司表现越好。

 

今年开始的CDR、A股加入MSCI,整体变得越来越向先进的海外市场挂钩。

 

国际化背后是加速推动制度的市场化,形成一种良性循环。整个估值体系越来越向国际接轨,市场开始变得更加健康。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