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9 17:36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父亲离世15年了,最近父亲节,我也不禁想写写我的父亲。
 
    父亲二十多岁就当大队长,后来反右派被戴高帽跪贝壳批斗,然后又去参加水库建设,后来公社戴副书记让他回村里当大队书记。不过这些对我只是传说,我印象中的父亲是村里最值得信赖的人,因为经常有村里兄弟分家产时找父亲做中间人,父亲他没有读过书,却在生活最困难时,坚持让我们五兄弟去读书,这在村里是极少见的。
 
    恢复高考的时候,他鼓励大哥二哥去考,自己默默在水库劳动养家。每当我和四哥点着油灯读书,而期间母亲偶尔要叫我们去干活,他总要劝母亲等我们把书看完。大哥说有次我感冒,他要求我一定要把一篇文章做完,父亲看不下去,大声呵斥大哥,说一定要让我休息。父亲在村里有三五个好友,经常来家里喝茶,这时我们就会放下书,在八仙桌下燃炭烧水,父亲则会小心地从谷子缸里拿出薄纸袋包着的留香或者色种茶(二哥那天说,这些茶多数是爸爸结交的公社领导或者镇上朋友送的)招待这些好朋友。父亲喝酒也很豪爽,经常大醉归家。
 
    他生前最经常跟我们说的就是两句话:顺其自然和有工作就有生活。每当生活工作中碰到挫折,我总会想起父亲说的顺其自然。我觉得人生很多痛苦,是因为我们不愿意顺其自然。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