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2 23:11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大概在去年这个时候,债市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株洲国投发行3+2年的公司债,由于下限定的偏高,而交易所簿记无法打开下限,引发了哄抢,一百多倍认购量砸在4.2%的下限上,成为奇谈。
 
    在这之前一年左右,上海一家私募给一家叫“五洋建设”的主体发行公司债,在邀请客户路演的时候豪言“只要来路演,就送一台Ipadmini2”,一时轰动全城,不少买方机构人员冲着这台Ipad去听一个自己肯定不会投资的主体路演了一个下午,两年后,这家发债主体不负众望地违约了。
 
    而前文所说的株国投的结局比较好,今年5月发行了新一期3+2+2的公司债,“17株国01”,区间在5%-6%,最终中标在5.93%。回望去年8月杀红了眼的那场簿记,恍如隔世。
 
    那时候英国退欧刚刚发酵,资产荒还没被证伪,10年国债有人喊出了“2.0%不是底”的口号,市场正在叫嚣着“消灭4%以上的债券”,交易户忙着tknall,投资户大呼买不到,一切都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仿佛债市的好日子可以过到2020年。
 
    随后央行的态度开始耐人寻味,许久没有成为过主要矛盾的资金面重新唱起了主角,在2%以下保持了一年多的隔夜利率突然冲上5%,然而市场情绪的惯性仍未刹车,10月底国债期货大跌,市场的评论都是“调整”、“蓄势待冲新高”,却不知,那已经是那段时间债市的最高点。
 
    随后的大跌无可避免,在巨额利益的考验下,人性显露无疑,最先暴露出来的一个人叫张洋,他与同事做了几百亿债券代持,在确认补亏无望后,他找熟人同事以各种理由借遍钱之后,登上了赴美的飞机,留下的是被他撕扯的千疮百孔的债市机构互信。
 
    国海事件引发了更为严厉的监管,降杠杆和业务检查像两把皮鞭,把市场的羊群在越来越窄的路上向前驱赶,前方,是年关的铡刀。
 
    踩踏无可避免,同样不可避免的,是经不起考验的人性,在这场堪称灾难的熊市里,有人离婚以保全一方财产,有人将亏损留在公司后辞职走人,产品管理人威胁资金方续款否则无法保证兑付金额,正回购方威胁逆回购方续资金否则违约,平时熟悉的脸往往突然就变得陌生,而这些,只是开始。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