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3 10:32 中国经营报
微博 微信 QQ空间

2007年,卢武铉总统再次召唤我,让我当他这届政府(2003年2月—2008年2月)的最后一任总统秘书室室长——我要“三进”青瓦台。

总统秘书室室长这个职务,与我之前在青瓦台担任过的民政首席秘书官、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有很大不同。我真心不想去。我很清楚,就算是总统卸任之后,秘书室室长也要考虑很多事。老实说,我现在想要的是自由,想要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中去。但是当时总统的政治处境很艰难,下届政权大换血是谁都能猜得到的。越是如此,收尾工作就越重要。每届政府到了收尾时期,人事安排都很不易。总统的选择余地也并不大。我心里想:干了又能怎么样?就跟着总统干到底吧!

我不能不如此悲壮。历届政府初期时神经总是绷得紧紧的,时刻不忘初心,严抓风纪。接近后半期就不那么紧张了,氛围也有所缓和,结果就容易遭遇滑铁卢。我认为我们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防止历史上的这一幕重演,务必要把原则、初心,还有紧张的状态保持到最后一刻。

“账户” 节外生枝

我担任卢武铉总统秘书室室长期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2007年10月的韩朝首脑会谈。

韩国政府所秉持的韩朝首脑会谈的基本原则,是要通过国情院(编按:全称韩国国家情报院,前身为中央情报部,是负责情报及国家安全的机关)、统一部等主管对朝关系的公共机构公开推动。卢武铉总统的方针很明确——不能像过去的政府那样搞秘密交易,而且他也坚定地认为,这次会谈不能不计较成果,只把首脑见面本身当成一大成果。因此,总统坚持要在六方会谈达成解决朝核问题的协议之后,进行韩朝首脑会谈。他相信,在六方会谈达成协议之前推动韩朝首脑会谈,会让局势更加混乱。

首脑会谈开始之前,还有很多程序要走。2005年6月,在“六一五共同声明”(编按: 2000年6月15日,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平壤,与领导人金正日举行首次南北首脑会晤,并签订了历史性的《南北共同宣言》)五周年到来之际,总统派统一部部长郑东泳作为总统特使前往平壤面见了金正日委员长。总统还附上亲笔书信,表示“访问的郑东泳是代表我本人的全权特使,请您开诚布公地与他商讨”。

郑特使转达了总统的意思——为了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应尽早重新启动六方会谈,在此基础上,希望实现韩朝首脑会谈。当时金正日委员长心情非常好,说一旦时机成熟就拟定日期。

终于,2005年9月,六方会谈发表了旨在解决朝核问题的“九一九共同声明”,我们满怀信心地期待不远的将来方面能够传来关于首脑会谈的回音。但是美国小布什政府刚刚缔结“九一九共同声明”,接着就冻结了唯一的海外交易银行账户,这让该声明顿时黯然失色。美国与完全不顾韩国政府的多方努力,在的交易账户问题上始终未能找到解决途径。在2006年7月进行了导弹发射试验,紧接着又在10月份进行了核试验。韩朝首脑会谈就此搁置。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