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6 19:04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几天前的一个下午,一位罗森员工飞速冲到董事长助理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快点签字,全家的人也在竞标这个门店,我还得赶快过去。”

这一幕在上海并不稀奇。这个常住人口有2400万的大都市,平均每公里有近万人。人们穿梭在上海错综复杂的里弄,浓厚的市井生活气息,为便利店的发展提供了沃土。但经过十余年的厮杀,如今想要在上海市中心找到适合开便利店的门店,并不容易,全靠碰运气。日资和本土便利店遍布上海的街头巷尾,门店最多的是全家,有1700多家,是其他便利店的2-5倍。

在资本的入侵下,全家在上海的表现似乎又微不足道。互联网创业者和资本的强势进入,让中国便利店的格局变得扑朔迷离。资本的支持,使得不少二线城市便利店品牌,能在大本营与全家等日资便利店一较高下。

但好景不长,几乎出乎所有人预料,今年8月起,邻家、北京131便利店的资金链相继断了,无力支撑营业,一下子关闭近200家门店。虽然是个案,但产生的影响足够躁动的资本冷静一阵。

便利店长期存在的高成本、盈利困难也被掀开一角。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感慨,2018年便利店行业像坐过山车一般刺激,“资本仿佛龙卷风,所过之处,一片狼藉。一时间,行业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冷静下来,对真正做便利店的企业来说,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01

没有成形的风口

便利店离成为真正的风口,只差一步。

1992年,当日资便利店711在深圳开出第一家门店时,很少有人能意识到若干年后这个业态会那么接近风口,一度是资本眼中的香饽饽。对此,宋迎春的感触很深,这个零售行业的“老兵”,2014年从蒙牛离职后,就创办了Today今天连锁便利店。但2014年以前,宋迎春很少接触媒体和资本,用他的话说“没人关注”。

2017年经历无人货架风口短暂火热又迅速消退后,有些聪明的资本顺藤摸瓜发现了便利店行业,找宋迎春的资本多了起来。同年11月,Today完成B轮2亿元融资,领投方为信中利资本。8个月后,泛大西洋资本领投了3亿元B+轮融资,Today估值从20亿元上升到30亿元。

在融资会上宋迎春透露,B轮时泛大西洋资本就希望参与融资,但考虑到对方是美元投资,宋迎春婉拒了。此后大半年时间里双方依旧密切沟通,宋迎春最终接受了泛大西洋资本。

 

Today便利店并不是个例。

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2017年下半年至今,至少有8家区域型便利店获得资本青睐,宣布获得融资的有好邻居、见福、芙蓉兴盛、邻几、云兜、每一天和中商便利,融资金额近20亿元。同时还有无人便利店小麦铺在去年下半年连获两场融资,共计约3亿元。此外,已布局实体便利店业务的猩便利也在今年6月获得蚂蚁金服的战略融资。

资本给行业带来了切实改变,便利店的扩张速度肉眼可见。以南京市中心新街口为例,纵横交错的四五条马路上,几乎每条马路都有两家便利店,有罗森、7-11,也有便利蜂、全时便利店,还有南京本土超市苏果开的好的24小时便利店以及韩国便利店品牌32Days。

品牌越多,竞争越激烈。为了争夺好位置、减少门店租金压力,全时便利店甚至与中国移动共用起了门店。每天下班前,中国移动员工会把展示手机悉数收回,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柜台。“全时是24小时便利店,我们怕有人偷手机”。在全时对面,隔街相望的是便利蜂和好的24小时便利店,三家相对,等待着热闹的人群光顾。

这并非南京独有的现象。《2018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便利店市场门店数量首次突破10万家,为10.6万家,同比增长13%;开店速度明显加快,增速比2016年快了近10个百分点。一些新兴的二线城市以及便利店密度尚有较大发展空间的北京成为便利店们掘金的对象。

然而,便利店注定是需要时间打磨的行业,资本热情高涨之际,个别便利店突如其来的倒闭给资本和行业浇上了一盆冷水。

7月31日晚上,邻家向供应商、员工发布通知函称,公司将于8月1日起停止各项业务。第二日,邻家168家门店悉数关闭。

突如其来的倒闭背后是邻家资金链的断裂。一位善林金融前员工告诉AI财经社,邻家母公司为P2P金融平台善林金融,过去一年,邻家所有门店的扩张资金,以及门店的日常运营资金都依赖善林金融的支持。正所谓,成也善林金融,败也善林金融。资本方善林金融出问题后,挺了三个月的邻家最终还是被压垮了。

4月初,善林金融董事长周伯云突然向上海公安自首,原因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所涉金额达600亿元。善林金融前员工说:“有钱也会先偿还P2P平台的欠款,邻家基本没有拿钱续命的可能。”

一个严肃的问题逐渐浮现:资本能助推便利店快速扩张,为何失去资本支持后,便利店不能靠自我造血活下去?

最核心的原因是,便利店不是一个挣快钱的行业,想要赚钱只能老老实实卖货,做精细化运营,并且还要忍得住寂寞,新开一家便利店想要盈利起码要两年的时间。

从《2018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中可以看出,中国便利店的赚钱能力无法与日本相比,一个是地下,一个是天上。中国八成以上的便利店毛利不到30%;有62%的便利店直营净利润率不到2%,在2%到4%区间的占16%,只有23%的便利店直营净利润率大于等于4%。

即便是扎扎实实在中国发展多年的传统便利店,盈利都是难题。全家中国在2012年才开始盈利,而罗森、7-11截至目前在中国仍处于亏损阶段。罗森预计2019年或可实现盈亏平衡。

更为严重的是,资本让整个便利店行业变得越来越浮躁。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称,有一家便利店在不健康的快速扩张后,资金链已经吃紧,本来打算放慢脚步。不料看到资本涌入后,不仅没有按下暂停键,反而加码布局,试图吸引资本注意,好获得融资。

王洪涛直言,过去一年便利店行业受到了资本“空前关注”,部分从业者心态变得浮躁,不再关注销售,而把注意力放到了融资上,“似乎谁融到资,谁就牛掰,简单说,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

一家老牌便利店的创始人表示,过去一年以来,在资本的助推下,中国便利店行业人心浮躁,市场竞争环境很恶劣。有便利店品牌为了拿下门店,将租金炒高了好几倍,也不看位置好坏,门店大小是否适合,直接拿下。

多位深耕传统便利店的创业者向AI财经社表示,外界看到的门店扩张、货架上的商品只是便利店行业的冰山一角,下面更为庞大复杂的是整个供应链体系、鲜食厂构造、团队搭建、门店人员培训、系统数字化等,而正是水下未露面的冰山才是撑起便利店盈利的关键。

便利店自身无法造血养活自己,失去资本的庇护后,只能自食其果。

邻家倒闭一个月后,北京131便利店也因投资方春晓资本P2P暴雷、合伙创始人韩越被拘留陷入资金困境,接连关闭门店。紧接着,曾和全时便利店同属于复华控股集团,后被剥离的全时生活也出现资金链断裂导致关店的现象;天津好收成便利店则因公司高层出现“蛀虫”导致资金链断裂倒闭。

倒闭的这些便利店都有一个共性,没有实现盈利,甚至连现金流都是负数。一时间,快成为风口的便利店行业,急转直下。

02

失效的“互联网打法”

涌入便利店赛道前,这届资本早已经历过千团大战、O2O浪潮、滴滴快的之战、ofo和摩拜的橙黄之争。在线上红利殆尽的当下,一种独属于互联网时代的资本打法逐渐形成——大量资银行信息港入,烧钱占据市场份额,形成垄断获得巨大线下流量后,吸引互联网巨头接盘。

资本进入便利店时也遵循着同样逻辑,这与中国零售市场的改变有关。

1992年大陆第一家便利店7-11在深圳开业,1996年、2004年它的老乡日本便利店巨头罗森、全家相继进入中国。再加上一些传统的零售商、流通商加入这一阵营,美宜佳、唐久、天福等本土便利店随之出现。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便利店市场一直是日资和本土传统便利店的天下。

资本并没有入局的欲望。一方面,传统便利店倾向于和本土零售商合资成立公司或单独成立子公司运营,资本很难加入;另一方面,资本也不愿将钱放入投入成本高、周期回报长、利润低的便利店中。

然而,时也,势也。2017年新零售将一切打破,便利店成为重要的线下流量入口,资本将目光投向无人货架和便利店。2018年年初,当中小型无人货架企业出现裁员、倒闭时,资本对便利店的投资兴趣更高了。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