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9-17 16:39 环球时报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黄博宁】“楼价高企,房屋供不应求,是市民最关注的民生问题。”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去年的施政报告中用大篇幅提到住房拥挤的问题。为解决住房难题,香港上下集思广益,并准备多管齐下:特区政府宪报13日刊登《2019年差饷(修订)条例草案》,旨在“向空置的一手私人住宅征收‘房屋空置税’”;民建联11日促请港府积极引用《收回土地条例》,收地建公屋;此外,还有正在实施的将原本计划用于私营房屋的土地改作兴建公营房屋;修改住宅预售制度,防止地产商“挤牙膏”式卖房;成立过渡性房屋专责小组,加快推进各个项目等。一些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香港人士表示,尽管面临各种挑战,但解决这一香港深层次矛盾已经是刻不容缓。

  从“笼屋”到“千呎豪宅”

  从公屋到居屋,从洋房到“劏房”,从“笼屋”到“棺材房”,香港的住房种类繁多,也体现着社会的贫富悬殊。走在香港街头,可以在房屋中介公司的橱窗上看到花花绿绿的租售广告,在房屋面积一栏通常都写“多少呎”。“呎”本为英尺旧称,1呎约为0.3米,但在香港,人们习惯在指房屋面积时用呎代替“平方呎”,这时1呎就是约为0.09 平方米。2017年11月27日,特区政府统计处相关报告首次披露香港人均居所面积为161呎,约14.5平方米。这一数据低于内地城镇及新加坡,后两地人均居住面积分别为381及323呎。

  《环球时报》记者在香港生活期间,连找房子带采访和去朋友家做客,进过上百户人家。记者曾走访过一栋公屋,一层有三四十户人家,感觉有点像走进福建的土楼。公屋是港府为基层提供的租房,约有30.7%的香港人租住,租金非常便宜,每月1000至3000港元不等。据了解,申请公屋要经过严格审批,对收入、资产都有要求,超过就要多交租金或让出。目前香港是“一屋难求”,超过15万个家庭和单身长者正轮候公屋,平均轮候时间超过5.3年。据了解,单身人士居住的公屋一套约10平方米。如果是三居室至多不会超过50平方米,有的仅30多平方米。记者的一位朋友婚后和先生、公婆住在一套三居室的公屋。因为这几年添了两个孩子,公屋一下子显得很拥挤。现在她和先生联名申请的公屋还没有排上号。

  居屋是港督麦理浩在上世纪70年代推出的“居者有其屋”计划。当时政府以市价的60%至70%,将40到80平方米的房子以200万到300万港元的价格卖出。现在约15.2%的港人住在居屋中。居屋社区超市、健身设备、中小学一应俱全。居屋如果出售,必须补齐地价,所以业主大多不卖,而是偷偷把居屋租出去。据一位房屋租赁中介介绍,九龙半岛黄大仙区的一套两居室居屋月租金1.2万港元,而香港刚入职的文员或助理月收入也就是这么多。居屋的条件略微好于公屋,一层可能8到10户左右。

  在香港,公屋以“邨”命名,居屋以“苑”命名,剩下的都是私人楼宇。私楼分成唐楼和洋楼。唐楼大多比较旧,楼龄有40年以上,没有电梯,没有保安,有的底层是商铺。位于鲗鱼涌的5座旧唐楼连在一起呈U形,因做过电影《变形金刚》取景地而小有名气。5座楼一共有2243套房子,如果按一套住4到6人计算,居住人口可以超过1万人。《环球时报》记者曾陪朋友在香港租房子,记得中介最开始问“唐楼介不介意”,她当时还觉得就算一层住的人多点也没什么,可是等真正看到破旧的楼道和墙壁,以及房子的结构,她就放弃了。有的唐楼还被房东改成“劏房”——把一套分成几个套间租出去,每间7到10平方米左右。在红磡,稍微好一点的劏房月租金至少要7000港元。

  在香港,能住比较新或是保养程度比较好的洋楼,大多是中产人士。更高级的小区一般都要出地铁后再换专线巴士或小巴才能到达。高级洋楼多在山上或海边,小区很安静,入住密度低。高级小区里有香港少见的“千呎豪宅”,其实面积也只是90多平方米,但月租金可以达到8万港元。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