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20-04-29 12:47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目前并没有官方的统计数据证明,深圳已经出现了三次返乡潮,但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受到肺炎疫情的影响,再加上外贸出口受阻,部分以外贸出口为主的企业确实受到了一定的影响,甚至有些企业因为业绩下滑出现了放长假或者裁员的情况,然后有部分人离开深圳的。

  比如我住深圳龙岗中心城,最近几天上下班回家,我经常在路边看到有些人举着牌子招租,而且房租明显比去年低了不少,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是没有见过的,说明目前深圳确实存在租客退租的情况,而且房子的空置越来越多。

  这点也可以从我认识的一些人看出来的,比我认识的几个朋友他们是在工厂里面打工的,但是今年过完年之后,他们已经没有来深圳了。

  而现在之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深圳,我觉得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受疫情影响,外贸出口下滑。

  深圳外贸出口非常发达,有很多企业都是从事外贸出口行业,而最近一段时间欧外疫情蔓延,全球出口下滑对深圳来说影响是比较大的。

  虽然目前深圳还没有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进出口数据,但是参考全国第一季度进出口情况,预计第一季度深圳的进出口形势并不太乐观。

  根据国家海关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6.57万亿人民币,同比下降6.4%,其中出口3.3万亿元,同比下降11.4%。

  而深圳作为我国出口贸易最大的一个城市,2019年外贸出口额达到1.67万亿元,外贸出口占深圳GDP的比重达到62%,在全球总体外贸形势下滑的情况下,深圳的企业肯定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比如我认识几个朋友是做跨境电商的,他们主要针对的是欧外市场,因为这段时间欧外疫情形势严峻,很多国家生产活动和消费活动都大幅减少,所以跨境电商的需求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而且在疫情期间类似于亚马逊这种平台还禁止售卖一些商品,比如前段时间除了跟疫情有关的一些防控物品之外,其他商品是不能正常销售的,结果导致这些跨境电商企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而这些跨境电商产品规格都主要是针对欧外设计的,短期之内也不能转内销,所以导致很多企业存货积压出现了较大的亏损,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有不少跨境电商企业出现放假甚至是裁员的情况。

  第二、产业转移的影响。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深圳开始积极进行产业升级调整,逐渐把那些低端产能淘汰掉,所以过去几年有很多深圳的工厂都搬到东莞或者中西部地区去了,目前在深圳一些工业区里面很多厂房都是空的。

  而这些工厂搬离深圳之后,肯定会造成大量的人离开深圳的,毕竟这些工厂都是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普通一个工厂动不动就是几百个人上千个人,过去几年时间,深圳已经有数万家企业搬离。

  第三、高昂的房价和租金成本。

  深圳作为全国房价最高的城市之一,高房价对制造业的挤出效应是比较明显的,目前深圳的房子均价已经超过5.4万,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二手房价还出现了比较快的增速。

  在高房价压力之下,深圳的房租也是水涨船高,无论是厂房租金,普通商品房租金或者是农民房租金,过去几年都是一路上涨,这让大家的生产成本生活成本大幅增加。

  比如针对厂房租金这一块,过去几年,深圳很多地区的厂房租金都是一路水涨船高的,而且很多房东都是一年一涨,本来签了几年合同,但有些房东在这一过程当中看到周边的房租涨了就单方面违约,结果导致很多企业只能无奈的搬离深圳。

  毕竟对于制造业来说,他们本身的利润就比较低,如果房租上涨超过了他们能够承受的临界限,这些企业肯定会搬离,毕竟企业经营的目的是获取利润,而不是帮房东打工。

  也正因为租金不断的往上涨,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几年有很多深圳企业,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开始慢慢搬离深圳,然后将生产线迁移到租金成本和土地成本更低的地方去。比如2018年深圳就有91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现外迁情况,这些搬迁的企业工业产值占深圳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的比例达到1.1%左右。

  在这些企业当中,不乏一些大家所熟知的企业,比如2014年中兴通讯就将生产基地外迁到河源,2015年比亚迪在汕尾投资建设新能源汽车基地,2016年将终端转移到东莞松山湖,此外包括欧菲光、新飞科技,海派通信等企业也将生产线搬到了江西等地方。

  这些企业的搬离带走的不仅仅是工业产值和GDP,也会让很多人离开深圳,比如深圳的沙井一直是外来务工人员比较集中的地方,但是最近几年因为企业外迁沙井的外来务工人员已经明显减少,据说过去几年深圳沙井减少的外来人口至少达到20万以上。

  当然除了企业厂房租金成本上升之外,对于普通务工人员来说,高昂的房价和租金也是他们离开深圳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深圳的高房价对于普通工薪族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很多人在深圳工作一辈子也未必能够买下深圳一套房。

  除了房价高之外,目前深圳的房租也比较高,比如在深圳福田,罗湖,南山等一些地区,普通一个商品房两居室就有可能需要七八千的租金,即便是在偏远地方的农民房,一个单间也需要五六百块钱,再加上交通生活等其他成本,光是一个月的支出就有可能占到这些务工人员一半左右的收入,所以很多人一年到头也赚不了几个钱。

  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如回老家去找一份工作,虽然这样工资比较低,但至少开支也比较低,算下来其实攒下的钱并不比深圳低太多,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更愿意在离家比较近的地方找一份工作。

  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未来几年我相信还会有越来越多的外来务工人员离开深圳,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对于深圳来说,企业的外迁,人员的流失对经济的发展其实是不利的,虽然很多低端制造业的迁出可以为深圳腾出更多的空间用于发展一些高端制造业和现代制造业,但从最近几年深圳的实际发展情况来看,深圳的其他制造业也没有见有太高的增长。

  比如下图是2016年到2019年上半年深圳第二产业投资增速情况。

  可以看出在2016年2017年的时候,深圳的第二产业投资增长还是比较快的,但是到了2019年,深圳第二产业投资同比增长却出现负数,由此可见,企业外迁对深圳经济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

  当然虽然制造业的外迁和外来务工人员的流失短期之内会对深圳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但从长期来说,深圳的经济仍然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不过对于深圳来说,想要留住制造业留住人才,那就必须控制住房价,如果任由房价上涨,大家生活成本、生产成本增加了,那就很难留住企业和人才了。

  所以如何处理好发展和房价的关系,将是未来深圳要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