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8-02 12:33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加拿大经济一路下滑,再加上楼市持续,对各省市政府的财政状况构成很大压力,比如多伦多市长去年就在抱怨楼市交投低迷,导致政府相关税收少了一大块,只能考虑从大麻产业利润中强制分成。

  安省财政状况也是压力山大,福特的各种节衣缩食的方案甚至引发众怒,这个省长是坐在火山口上了。

  但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也有乐到合不拢嘴的政府,比如卑诗省政府。

  卑诗省政府这个财年的财政盈利高达15亿元,主要来自税收大幅增长,特别是房屋空置税。据加通社最新报道,省财政厅长Carole James于周四公布2018-19财年的公共账目,显示卑诗省消灭了财政赤字,是40年来首次。盈余是因为税收收入增长了29亿元,主要来自个人收入税和公司收入税增加,以及新设的税项收入,包括房屋投机税和雇主健康税。

  财长表示,她并不担心物业转让税的收入减少了3.15亿元。上届自由党政府主要靠投机性的房地产市场来增加税收,而本届新民主党政府则是制定了一项长期经济战略。

  这真让笔者有一种“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感觉,不知道被赶下台的简芝蕙看到这样的新闻作何感想?

  自由党在卑诗省把持朝纲这么多年,却没有做到财政盈余,但初生牛犊的新民党甫一上台,就实现了40年来的突破,甚至有报道称省审计总长贝尔林格(Carol Bellringer)日前发表的公共账审核报告指出,如省府使用独立会计准则计算,卑诗省的财政盈余应达72亿,较公有的多接近57亿元。

  这说明新民党是非常有能力的政党吗?

  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自由党在卑诗省那么多年根基深厚,他们难道不知道加税这个最简单却来钱最快的选项吗?不存在的。那么为什么过去十几年来迟迟没有加税呢?

  这个为什么值得我们深思。我认为这恰恰是对经济全局乃至政治大局的通盘考量,才使得自由党政府不敢轻举妄动,有所为有所不为。

  过去十几年来,卑诗省的楼市走向有目共睹,可谓持续繁荣,政府和政策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这给卑诗省的经济活力创造了很大的生息空间。

  虽然简芝蕙麾下的卑诗省率先打响全国“打房”大战第一枪,但看得出自由党对过度干涉楼市还是非常有顾忌的,也因此弄出了后来的加征外国买家税补充条款使楼市重新上升。

  由于投鼠忌器、动作保守,在“打房”潮中自由党被民众理所当然地抛弃了。

  但新民党上台以后,就完全变得无所顾忌了,本众号有过持续评论,各种刀枪棍棒悉数用上,就怕暴风雨来得不够猛烈。

  当然有些人满意了,而且政府盈余这么多也是实实在在的,但有谁考虑到我们失去什么了吗?

  笔者认为,这些举措对于卑诗省楼市的负面影响,是以百亿级别来计算的,还不仅仅是经济层面,包括对整个城市未来的信心。前几天不是报道,温哥华沦为加拿大民众最想居住城市中的第10名了吗?

  而且,这15亿也好,72亿也好,根本就不是新民党创造出来的,只是原本就长在树上,自由党迟迟不敢下手去摘取而已。

  笔者感觉这15亿盈余背后,都是一些深陷泥淖的房主们那一张张绝望无助的脸,说是敲骨吸髓也不为过。

  而且,你拿这些钱破坏了生态,将来市场还会有更大程度的报复。新民党摧毁的不仅仅是大温楼市,还有卑诗省稳健经营和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