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20-02-14 11:17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外国居民的财富大约在GDP的5倍,就是外国居民总财富达到了=21.73万外元*5=108万亿外元。而14万亿外元的居民债务占到了外国居民财富的13%。外国人均财富33万外元,可个人债务只有4.28万外元,对于外国的居民债务应该还是可控的范围。

  同样,我国在2019年社科院公布的居民人均财富为20万,我国的总财富为280万亿(人民币)。可是,我国居民债务从2014年的18万亿,到了现在居民债务达到了50多万亿。占到了居民总财富比重的18%。还高出了外国居民债务占居民财富比重的40%。

  可是,我国的居民存款在全球屈指可数,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储蓄型国家。2019年的居民存款总额达到了70多万亿,几乎与外国的居民存款相当。这种速动财富在危机中可以很快地进行存款替代,风险也会更快地缓解。

  外国居民14万亿外元的债务也不可能成为危机的漩涡中心。外国的金融危机在于华尔街的贪婪,只要华尔街对全球资本的巨大贪婪性不变,那么危机就会永远存在,而且一旦出现危机还会通过外元霸权转嫁给与了全球,创造一次次的全球金融危机。

  外国不断地利益外元霸权来吞噬全球财富,特别是这些年来华尔街不断推出了金融衍生品,甚至通过金融信用互换协议(CDS)让存款资本金率降到了零,这等于让货币供应量无限放大,如今的外元金融资产已经达到了700万亿的历史高位,是居民债务的50倍。只要其中出现了一个大风险,那么又会是一次金融危机。

  外国政府债务也是一颗定时炸弹,但威力远远没有金融资产衍生品带来的危害大。如今政府债务在20多万亿外元,占到了一个GDP。而未来10年来还会继续以每年1万多亿外元的债务增长,以及到十年后会超过30万亿外元,占当时GDP的120%以上。可这还不足以让外国经济出现崩溃。

  总之,外国政府债务也好,外国居民债务也罢,都不足以让外国经济出现大危机。而危机的根源在于华尔街,一旦华尔街蠢蠢欲动,一不留神就会出现金融危机,次贷危机就是很好的例证。防范华尔街才是规避外元危机对全球经济带来波动的根源。甚至更要小心把危机转嫁给世界各国。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