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7-13 09:45 银行贷款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据消息,电商品牌综合服务商广州若羽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若羽臣 )于上月向中国证监会递交招股书,近日由中金公司发布了由其辅导的A股上市辅导总结报告,距离A股上市更进一步。

  2017年8月25日,它曾披露有意登陆创业板一招股书,只不过不了了之。2015年12月还在新三板市场挂牌,后于2017年退出。那么舍弃新三板转而创业板又要IPO,这家公司凭什么如此 折腾 ,底气在哪里呢?

  广州若羽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一家快消品品牌的电子商务综合服务商,成立于2011年,创始人为王玉,公司总部位于广州,提供品牌定位、店铺运营、渠道分销、整合营销、数据挖掘、仓储物流等全方位的电子商务综合服务。

  公司建立了以天猫官方旗舰店为核心运营渠道,以京东、唯品会等综合电商平台为主要分销据点,以蜜芽、宝宝树等垂直电商平台为多元拓展方向的全链路、多层次、精准化的销售和营销网络,从而为品牌方提供全局的电子商务综合服务。

  开网店代运营是苦差,收入模式单一

  阿里巴巴的兴盛带来的不止是中国制造业的欣欣向荣,一批连接传统品牌代理运营电商渠道的专业机构也是水大鱼大。只不过就和渠道经销商一样,这个领域的商业模式主要依赖扩大合作品牌数量,依靠自己的运营能力扩大交易额,才能有稳定的业绩保障,也就是全凭金主爸爸们的脸色。

  而恰恰线上代运营是若羽臣目前主要收入来源,其中,2018年来自线上代运营的收入为4.74亿元,占比为50.94%。它的前五大客户分别是美赞臣、健合、康贝、强生、宝光通城。此前就是渠道方的分销收入来源,去年止为3.77亿元,占比40.55%。主要是京东自营、唯品会、天猫超市等电商客户。

  招股书显示,若羽臣2016年、2017年、2018年营收分别为3.73亿元、6.7亿元、9.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065万元、5764万元、7742万元。

  若羽臣2016年、2017年、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2610万元、4955万元、6989万元。

  股东方面,创始人王玉持股37.48%,朗姿股份(8.83 +0.00%,诊股)为第二大股东,持股为16.43%,其为A股上市企业,实际控制人为申东日,其直接持股比例为49%,第二大股东为申今花,持股为7.47%;第三大股东为申炳云,持股为4.97%。

  曾作为被告和第一大客户对立公堂还败诉和解

  2009年公司成立之初,这家名为比度克的祛痘品牌还曾是帮助若羽臣赚到第一桶金的甲方,前者也收获了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双方建立了信任关系直到2014年比都是若的第一大客户,不过好景不长2016年因为比度克给了若羽臣2000万的货品,但若只卖掉了500万,所以现金流出现问题,拖欠了积压的货款成为被告,最终一审败诉被判决直付比度克货款2099万。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好好的品牌运营的生意不踏踏实实做,要学KOL去卖货呢?

  答案还是我们上文谈到的:收入模式单一难以支撑企业运营。那么另外一大服务收入来源我们刚才故意没提,那就是占到代运营收入八成的零售收入(可见纯运营服务收入微薄之程度)。

  所谓的零售就意味着若羽臣也做起了经销商生意,需要向品牌进货购商品并承担一定的库存积压风险(也是导致它成客户被告的内因),想要为品牌提供包括销售在内的全套服务是若羽臣立足行业打的小算盘,但能够被资本市场看好仍旧是问号?

  市场预期不佳,马太效应初显

  若羽臣此次计划募集资金7.17亿元。其中,2.7亿元用于新品牌孵化培训平台建设项目;2.4亿元用于代理品牌营销服务一体化建设项目;5507万元用于电商运营配套服务中心建设项目;5239万元用于企业信息化管理系统建设项目;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若羽臣的竞争对手包括阿里系的宝尊电商、丽人丽妆、杭州悠等,这其中,宝尊电商已于2015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丽人丽妆还在国内筹备上市,第一次IPO 因商业模式问题被否决。

  整体来看,电商代运营不再是一门新鲜的行当,背景也不再是像早期国际大牌对中国电商市场环境缺乏了解需要给平台方交点 学费 那样有利可图,像是该领域走在最前面的,代理Nike的宝尊国际,既有被阿里巴巴招安后(现为第一大入股股东)的平台背书优势,又有纳斯达克上市的先发资本支持,很容易让海外大客户对合作的持续性产生摇摆,反观2016-2018年若羽臣的合作品牌规模分别是64、71、77(家),增长势头较为平淡,所以能否转变合作模式从经销模式跳出去,以更小资本挖掘新的合作和利润增长机会,是这样行业中游公司未来一段时间的命题。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