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7-11 17:43 新浪财经综合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秋林公司办公地(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秋林公司办公地(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

  2吨黄金不见了,董事长也不见了!哈尔滨百年老企业命悬一线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在哈尔滨的东大直街,一座淡绿色的巴洛克式建筑静静伫立在这里,见证了冰城近百二十年的繁华与变迁。建筑上方,“秋林公司”的字样历久弥新,如今这里仍是哈尔滨最重要的百货商场之一。而商场所属的秋林集团(即*ST秋林(1.590, 0.01, 0.63%)(维权),600891.SH)旗下,更是有著名的格瓦斯、大列巴等具有浓郁俄罗斯风情的冰城特产。

  百年的发展历程让秋林集团颇具沧桑之感。但殊不知,在商场门庭若市、一派繁荣的表象之下,悄然转型为黄金经营公司的秋林集团早已千疮百孔。

  董事长、副董事长突然失联、巨额黄金存货离奇“消失”、应收账款涉嫌虚构收入……百年秋林集团,正因一场涉及数十亿元金额的黄金迷案风雨飘摇。

  危机的到来猝不及防,各利益相关方皆遭遇当头一棒。在公司最近的一场股东大会上,现任高管、中小股东和媒体的对质将秋林集团困境交织的现实逐一呈现。

  “不是想接,是没办法。”董事长失联后,公司内部的职业经理人被迫上台接手了秋林集团这块“烫手山芋”,却因对之前公司的黄金业务所知甚少,面对巨额财物窟窿显得束手无策。公司外部,本可解其燃眉之急的3亿元债券募集资金“意外”遭遇冻结,秋林集团的资金危机就此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二级市场上数万名中小投资者的损失更是显而易见。少则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曾对秋林集团抱有憧憬的投资者,眼看着账户市值迅速缩水,却又无可奈何。

  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及参会股东抛出的尖锐问题,秋林集体高管在接近3个小时的交流中颇显无力。

  尽管已经获得政府层面的关注,但职业经理人这根“独木”还能支撑秋林集团多久?面对退市的风险,面对套牢的股民,四面楚歌之下,职业经理人也“弄不清”窟窿有多大、解决危机难有举措只有“尽力”、公司未来走向更坦言“无法确定”。

  正副董事长失联:职业经理人不干,“企业就垮了”

  在股东们相继落座后,年近六旬的潘建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走向了标注着“公司董事长”的席位。进入会议室的潘建华显得面色镇定,但她心里清楚,秋林集团早已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之中,而顶着集团总裁和代理董事长的身份,她自己也将在这次特别的股东大会上直面投资者们的种种质疑。

  如果不是秋林集团突然爆发的危机,潘建华或许已经在准备自己的退休事宜。但眼下,其不得不周旋于监管部门、当地政府和投资者之间,硬着头皮接下了公司前任董事长留下的“烫手山芋”。

  今年2月,秋林集团接到天津市公安局向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冻结股东天津嘉颐实业有限公司、颐和黄金制品有限公司、黑龙江奔马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公司股权。以上三方股东为一致行动人,以合计持有超51%的股权对秋林集团绝对控股。

  也正是在此时,上市公司方面首次表示,与董事长李亚、副董事长李建新失去联系。

  “我们也是今年2月过完春节才发现董事长失联的,一发现了就赶紧找,交易所也在找,我们也在找。”潘建华这样说道。但时至今日,二位董事长的去向仍是个谜。

  董事长的失联拉开了秋林集团危机的序幕,一场被外界称为“黄金大劫案”的戏码正式上演。

  根据会计师事务所对秋林集团出具的2018年审计报告,因涉嫌账款不实、存货“丢失”等问题,公司在当年共计提了36.95亿元的坏账损失。按照当前的金价换算,这一金额可折合近10吨的黄金价值。

  秋林集团糟糕的经营和财务状况随即表现在了其2018年年报中。报告期内,公司全年实现营收47.24亿元,同比下降30.68%,净利润为-41.31亿元,同比下降2625.23%。

  伴随着巨额亏损年报的发布,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随即又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秋林集团的危机在几个月间迅速发酵。期间,潘建华被推选为公司的代理董事长,公司内部亦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集中处理当前的各种问题。

  “不是想接,我是没办法。在这种特殊时期、特殊节点,如果我们不干的话,那企业就彻底垮了。”谈到接手秋林集团,潘建华显得有些无奈。

  秋林集团副总裁兼董秘隋吉平坦言:“目前公司剩下的都是职业经理人。本着对百年企业的责任,对员工的责任,对投资者的责任,所以(职业经理人们)一直在坚守和努力,希望公司能重新走上正轨。”

  尽管应急领导小组临危受命,但公司割裂的管理层结构和糟糕的内控水平依旧受到了外界的质疑。根据秋林集团对外发布的公告,黄金业务板块一直由公司董事长李亚和副董事长李建新负责,二人对相关子公司的经营业务超过公司董事会授权,由此出现的问题也并非公司所能控制。

  在与记者交谈过程中,隋吉平多次以“内控的局限性”为由,回应公司其他高管对黄金业务不知情的现状。而针对董事长失联和黄金制品存货消失等事件的新进展,他同样表示无法提供更多消息。

  “从公司角度来讲,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就这么多,已经全部披露过。”隋吉平说道。

  黄金存货消失:窟窿有多大至今弄不清

  无论公司过去的内控水平是否存在问题,眼下各方已无暇去追究。因对黄金业务的不了解,秋林集团新的管理层在“善后”过程中也面临困境。

  根据审计报告,截至2018年末,秋林集团的坏账准备余额高达38.82亿元。其中,黄金板块应收款合计22.91亿元。“因大部分未收到回款,或者收回款项之后又转走”,秋林集团认为其涉嫌虚构收入,全部转入其他应收款,并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另一方面,因黄金板块的子公司今年1月签订的一系列合同未收到交易对象的回函确认和款项,对此,秋林集团亦将存货金额9.85亿元及对应进项税额1.58亿元转入其他应收款。秋林集团还就此判断,2018年底公司存货的真实性存在问题。

  与客户之间的买卖流程和账款往来本应透明清晰,但现实情况却是迷雾重重。当前,秋林集团昔日的交易对手也与公司形同陌路,对于其回函等请求视而不见。

  “目前存货情况还需要核实。”潘建华表示,由于公司出现了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失联的情况,会计师给应收帐款的公司发函,对方不理,也不给回函。

  受黄金业务拖累,秋林集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困境。年报显示,2018年内,公司的净资产已由30.29亿元降至-11.01亿元。雪上加霜的是,而本可以帮助公司解决燃眉之急的3亿元债券募集资金也被银行冻结。

  根据秋林集团的公告,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及其《回执》显示,秋林集团存放在华夏银行(7.520, 0.00, 0.00%)天津支行募集资金专户中的资金,曾于去年12月流向公司在该行开立的其他三个辅助账户。而由于其为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开展保理业务提供了质押担保,上述资金现已被司法冻结。

  ▲秋林集团旗下百货大楼(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

  但同样吊诡的是,秋林集团表示,从未在过往的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上审议或决策过这一担保事项,也未开立过上述三个普通账户以及向该等账户转款。对此,秋林集团已向哈尔滨公安局报案并对此展开了信访,相关案件正在侦查过程中。

  提到秋林集团与华夏银行的纠纷,董秘隋吉平仍显得有些气愤。“(为了取回)我们的募集资金,工作人员带着全套的合规材料,但是在华夏银行就是取不出来。我们当场就报案处理,之后也全部公告了。公司同时将此事举报到银保监会。”隋吉平说道。

  被套牢的投资者:曾以为董事长总归要回来

  数据来源:Wind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