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2 22:07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自君入狱,举世瞩目。人生辉煌,莫过于此。”

  2016年1月7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对快播涉黄案的庭审实行了网络直播,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等出庭“过堂”,自从2013年某人被庭审之后,再也没有哪次庭审,在网络上引起那样巨大的关注。

  看过那场庭审的人应该有印象,公诉人显然并没有做好准备就来进行庭审,然后在很多问题上,他们的意见并不被网友认可,而快播高管,王欣,张克东的语录则刷爆了朋友圈。

  当然中国并不是一个陪审团制度的国家,所以网友怎么看,甚至庭审过程是不是精彩,都不影响王欣他们本身是否有罪。所以在2016年9月13日的时候,海淀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了结果:

  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万元;被告人王欣犯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而根据《刑法》第四十七条[有期徒刑刑期的计算与折抵]的规定来计算,在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那么2014年8月8日被捕的王欣,如果不考虑减刑因素,2018年2月8日就可以刑满释放了。

  现在,距离他出狱还有不到3个月了。

  回顾一下一审的庭审实录里的精彩语句:

  公诉人:起诉书上写的,快播软件已被用户用于播放淫秽视频,这件事你知道吗?

  王欣:这个是可以明确回答的,不管好坏视频,都需要播放器打开。

  公诉人:用户用快播点播网络在线淫秽视频你知道吗?

  王欣:这是个别用户,快播无法辨别用户是在线播放还是本地播放。

  公诉人:你们说自己对避免用户点击淫秽视频做了很多措施,但是,在你们的缓存服务器中查到了大量淫秽视频,对此,你怎么解释?

  王欣:我也觉得很奇怪。快播几亿的文件,淫秽视频只是其中很小部分,存在举报盲点。

  辩护人: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

  王欣: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公诉人:你们明知自己的技术已经被网民利用,明知已经很难监管,为什么你们还不转型?

  王欣:我们只是一家技术研发公司,就算用户不用我们的技术,也会用其他公司的技术。现在,专心做技术的公司非常难得。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