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23:52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很多人都知道,DDT是一种难以分解、对自然环境危害严重的农药,但在DDT诞生之时,它可是广受追捧的高效安全杀虫剂。过去的几十年中,究竟发生了什么,让DDT的身份有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DDT作为一种对节肢动物具有高毒性的化学物质,在人类的疫病防控事业上做出了巨大贡献。那个时候,人们把DDT当做安全美好生活的象征,DDT也确实减少了很多人患病的痛苦、拯救了无数的生命。
 
    1962年,美国海洋生物学家蕾切尔·卡逊出版了《寂静的春天》一书,震撼了世界。书中描述了一个没有鸟鸣、虫鸣的寂静世界。这本书第一次将“环境保护”这个概念带入了人类社会,全方面揭露了化学农药的危害,其中就包括当时红极一时的万能农药DDT。
 
    这是第一本挑战了人类正确性的书。在与自然抗争的过程中,人类从未考虑过自己的利益是否对自然有伤害。这本书引发了公众对于环境保护的关注,促成了联合国于1972年召开了“人类环境大会”,并由各国签署了“人类环境宣言”。这个时候,人类才开始了环境保护事业。
 
    今天的人看了,这不过是一段历史,但对于挑战了人类社会的蕾切尔·卡逊来说,《寂静的春天》的出版让她饱受责难。这位患癌的女学者在书出版两年后便过世了。即使到了今天,也有人在指责《寂静的春天》一书迫使人们停止使用DDT,造成了非洲等医疗卫生落后地区疟疾死亡率的飙升。
 
    DDT对于它所带来的好处与坏处都不存有意识,赋予它意义的是人类。我们今天理所应当地认为人类要保护自然、农药的使用要受到约束,然而半个世纪以前我们还在与危险品亲密接触。蕾切尔·卡逊本人并不认为化学农药不应该存在,她希望的是人们关注自然、保护环境。
 
    DDT的沉浮史本身其实也是人类科学进步的历史。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