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6-19 13:59 新快报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无财产账户无余额

  天津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出示的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依法向法院报告,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

  执行裁判书显示,执行法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无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提供,法院亦已对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

  多名高管成老赖

  该执行裁定书还显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2018年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限制消费令”,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戴威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此前,ofo的多名管理人员包括陈正江、戴威、杨品杰、陈婧等已被作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6月12日,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公开执行信息显示,因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法院已依法限制其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陈正江出境。

  创始人被限制消费,法定代表人被限制出境,公司资不抵债,ofo小黄车已经在破产边缘。只是1500万排队的用户还能等得到退还的押金吗?不知道戴威怎样实现“小黄车会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的承诺?

  ofo用户:彻底觉得退押金没希望了

  “看到法院裁定书之后,彻底觉得退押金没希望了!”广州天河区工作的何先生告诉记者,自己从2017年开始用小黄车,最初是交99元押金,后来变成199元。

  “从去年开始传出小黄车押金难退的问题,我那时还抱有希望,觉得不退押金也行,能一直使用车辆。可后面发现车辆少了,故障车多了,出行有影响,就在今年初提交了退押金的申请,显示需要排队。”何先生气愤地表示,直至现在,排队显示退押金人群中自己已经排到了15349951位。

  何先生说,如果有债权人对小黄车提起破产清算,估计用户也难以拿回押金,预计结果跟小鸣单车相似。

  “如果真的走到破产清算那天,我会去填写资料,申报债权。”何先生说。但申报债权有啥用呢?对此,何先生无奈地说,假如它破产了,你不申报,肯定拿不回来钱,但是申报了,如果有钱就能赔给债权人。不过话锋一转,他自己也无奈地坦言:“但实际上因为没有钱赔,大家都拿不到钱,就是走走程序。他们连供应商都还不上。还能指望退押金吗?”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