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8-14 15:24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现在大部分国家采取的是浮动汇率,包括我们自己的人民币,今年以来连续上涨,美元人民币汇率还到了7以上,货币涨跌牵一发而动全身,既受到各国经济情况影响,也受到国际贸易影响,还受到市场公开操作影响。均可以称得上是“风险货币”。

  为什么说澳元是具有代表性的风险货币呢?我所理解的“风险”,是波动率大,受影响因素多,从这个角度来说,澳元确实是全球比较有代表性的风险,这主要由其“商品货币”的属性决定。但这个一个开放性的问题,因为不同的人,对风险的理解不一样,所以结论亦不一样。

  澳大利亚的矿产资源至少有70余种。其中,铝土矿储量居世界首位,占世界总储量35%。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铝土、氧化铝、钻石、铅、钽生产国,黄金、铁矿石、煤、锂、锰矿石、镍、银、铀、锌等的产量也居世界前列。

  再看看澳大利亚2018年的GDP情况:

  据澳大利亚官方发布的数据,2018年第四季度GDP环比增长0.2%,低于前值0.3%,低于预期0.4%,录得2016年9月份以来最差。同比增速2.3%,录得2017年6月份以来最差,由于该第四季度经济明显放缓,2018年全年澳大利亚的经济增速为2.7%,GDP总值为1.43万亿。

  澳大利亚人均GDP为5.73万美元,老美人均GDP为6.26万美元,可以看出,澳大利亚的经济水平是很高的,经济发展主要依赖矿业和羊毛等农产品出口,属于资源型国家。

  而消费国,则主占据主导,掌控了货币的优势,主要特点是花钱消费,但不进行生产,资源也不充分,对制造国核心国的依赖程度较高。

  这种共生模式在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之后,开始不断得到增强,老美通过发行美元进行扩张,并支撑老美的消费需求,再通过美元回流的方式避险储蓄率过低造成的资金成本过高,布雷顿体系的解体极大的发挥了美元的信用扩张作用,使得共生模式得到了快速的强化。

  我们可以看出,老美就是共生模式中的核心消费国,我国则是其中的制造核心国,而拥有丰富矿产资源的澳大利亚,就属于资源核心国。在这个共生模式中,只有资源核心国的地位比较稳固,制造核心国会因为人力成本、贸易保护等因素发生转移,消费国也会随着各国经济实力的提高而发生改变,但只有老美才能利用货币优势通过信用扩张来无限制拉动消费。

  在这个共生模式中,全球经济的起伏,会直接影响到资源的需求,对资源产品形成明显的价格传导,而作为资源核心国的澳大利亚受到的影响也就会非常明显。

  刚刚论证了全球经济的共生模式,这一模式的增长与衰退,直接决定着对资源品的需求变化,使得澳大利亚的货币与国际大宗商品的变化非常紧密,货币与其主要资源商品呈现出高度的正相关性,因而澳元是典型的商品货币。

  其中,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额占其总出口额的34%,达到了876亿美元,对日本出口额达到413亿美元。

  这就回到了前面论述的共生模式中,中国与日本作为两个重要的制造国,进口澳大利亚的资源生产,然后卖给老美。但制造国提供的产品是可以替代的,所以常常会产生贸易摩擦,而资源没有替代品,使得澳大利亚虽然也是长期的贸易顺差国,却有明显的贸易话语权。

  这使得澳大利亚需要保持弱势的澳元,很多人说澳元贬值,是经济发展不好,是货币信用不好,这种看法并不客观。作为主要依赖外贸拉动经济的国家,强势澳元对澳大利亚才是不利的。

  澳元的走弱,有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全球经济疲软,对资源品需求下降,作为主要依赖资源出口的澳元来说,币值很难走强,在全球避险情绪上升时,更容易抛售澳元。

  二是澳大利亚增长不济,2018年澳大利亚GDP增速为2.7%,今年上半年增速放缓至1.8%,导致币值难以坚挺。

  三是贸易影响,澳大利亚主要出口针对中国和日本,中国目前与老美贸易摩擦尚未解决,对进出口均会有影响,必然会传统至澳大利亚的出口,导致澳大利亚继续保持低利率水平,维持弱势澳元。

  未来澳元的走向,可以从三个角度来观察:

  第一,受资源品需求影响,澳元受到大宗商品的影响比较明显,在全球经济放缓的预期之下,大宗商品价格亦难有起色,这对澳元构成了中期走强的制约。

  第二,受到利率政策影响,在美联储降息后几天,新西兰联储意外一口气降息50个基点后,使得澳元跳水,新西兰与澳洲领近,都是依赖中国的对其进口,虽然澳洲联储目前已将利率降至1%,但新西兰的降息,可能将迫使澳大利亚再次降息,澳元趋势依然是向弱的。

  第三,受人民币汇率影响,其实如果有心的话,大家会发现,澳元的走势与人民币是高度关联的,这意味着澳元汇率其实是“死盯”人民币,澳洲主要就是向中国出口,近期在人民币兑美元贬值时,澳大利亚也是同步贬值的。因而未来澳元的走向与人民币汇率会高度关联。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