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20-02-14 11:48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外元经过了3、4年来的增值通道后,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重新步入了利率下跌的量化宽松老路中来。

  全球从2008年外国次贷危机进入高债务时期,截止2019年,全球债务高达252.6万亿外元,人均债务3.33万外元(折合人民币人均23万)。

  这是一个超级量化宽松再宽松的时代,人民币也是同样存在的债务带来的风险。

  可是,五十步笑百步,债务高起的国家比比皆是,外资回流也是情理之中!

  而外资的回流不等于我国外资投资的全面复苏,这种回流很大的程度上还是存在着以短平快的套现圈钱和赚汇率利差的可能。

  像重新回到了内地上海房产项目就是在国内试水和低价圈地,经济转型中必定会在危机的出现,这种经济转型让外资看到了赚取暴利的机会。当年的巴菲特进入中国大量购置工商银行股票和比亚迪股票最后脱手赚钱暴利异工同曲。

  我们不要指望外资会像从前那样大量进入我国实体经济来促进我国经济的发展,如今我国已经进入到了人均GDP1万外元的中高收入国家行列。人口红利消失、环境保护力度加大、科技产业比重增加、人工成本急剧上升,而这种情况靠实体经济中榨取暴利的机会几乎越来越小。从苹果公司等巨无霸企业开始向越南快速转移就可以看出端倪。

  实体经济、现代制造业才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根本,基础建设和房地产市场只是一种短效的催化剂。而虚拟经济、股票市场、资本市场却是最容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市场,2015年的530股票市场还是记忆犹新。资本市场也是需要用自己的资本来支撑,想靠西方资本家来搀扶经济,只能会是再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我国人民币没有很好地走向全球化,就意味着人民币的稳定性还是需要进一步加强。外资进入势必又是一种短效的投机行为,不能指望可以从中得到什么!还有这些资本中有多少比重本身就是从我国赚取后撤离又返回的资本。相信这个比重一定非常大,因为仗着外资的新装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最终被割肉的又是最普通的投资者,还会一直坚守着大片赖以生存的大地上!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