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3 12:51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富德生命人寿张峻被捕被抓协助调查迟迟未归

生命人寿模式起底


     在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之前,53岁的富豪张峻正在谋划一张更大的版图。

 

 

在这幅未完成的版图里,富德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德保险控股)董事长张峻将可能再入手两张保险牌照:一为吉林的都邦财险,一为还在排队等待牌照、注册地在西藏的厚德人寿。而前者,将又成为他在吉林打造一家金控集团的更大野心的一部分。

 

此前,这位在深圳有“隐形富豪”之称的潮汕商人,在实现对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生命人寿)控制后,迅速借助保险资金,将其资本疆土开拓至金融保险、能源化工、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等多个领域。此外,他还在二级市场攻城略地,持股5%以上的上市公司已达七家,并稳坐金地集团(600383.SH)与农产品(000061.SZ)第一大股东的位置。

 

从名不见经传到备受瞩目,张峻的崛起离不开生命人寿。自2006年入局生命人寿以后,张峻及其一致行动人已事实上陆续控制了生命人寿超过90%的股份。自2014年起,张峻又在生命人寿之上打造保险控股集团——富德保险控股;当年11月,生命人寿更名富德生命人寿,成为富德保险控股旗下公司之一。

 

然而,这一高歌猛进的势头在几个月后戛然而止。2016年2月5日,张峻因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一案被带走协助调查。

 

冬去春来,刘志庚已被移送司法,张峻还在等待结果,生命人寿的命运也在急剧变化。根源于其激进的发展模式,在失去掌舵者之后,相关风险正在显性化。这一局面已经引发了中国保监会的高度关注。

 

财新记者获悉,保监会于4月19日召集有关部门开会,决定派出一个小组到生命人寿调研,成员包括人身险监管部、资金运用部和财务会计部人员。调研之前,保监会通知生命人寿董事长方力与总经理张汉平于4月20日赴保监会了解情况。

 

张峻的生命人寿,是近几年迅速崛起的部分民营保险公司的缩影。与中国人寿、人保等传统保险公司相比,生命人寿、安邦保险、前海寿险等业界新贵几乎是一夜之间成长的巨人:逐年翻番的保费规模、打法凶悍的收购、动辄几十上百亿的增资,令人叹为观止。在经营层面,这类险企的发展模式通常以高成本、短期限、保障成分低的理财型保险产品开路,迅速做大保费规模,并辅之以激进投资。然而,如今在资产价格下行周期,加之保监会的中短存续期产品新政(限制五年期以内理财型保险的规模),这种模式在资产负债期限匹配上的缺陷已日益显著。

 

这一模式的核心在于一股独大的类家族控制。一旦有股东拥有绝对控制权,其公司治理、风控体系就会形同虚设。一方面,控股股东可以不受制约地推行激进的发展策略,不计成本地扩大资金规模;另一方面,控股股东最初的资金来源往往是银行或信托贷款,实现控制后通过关联交易套取保险公司资金,反过来偿还贷款或进一步对保险公司增资,做实其控制权。

 

中国现有的金融监管框架对于金融机构的股东本来有着严格的规定。比如,除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在现实中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一般不能超过30%。这是因为直接吸收公众资金的金融公司本身有着很强的公共性,一旦缺乏股东之间的有效制衡,极易沦为内部人控制的提款机。再比如,股东应当以来源合法的自有资金向保险公司投资,不得用银行贷款及其他形式的非自有资金向保险公司投资,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委托他人或接受他人委托持有保险公司的股权。

 

然而,实践中一些保险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往往以串联采取一致行动、委托关联人代持等方式,分步实现控股;而其入股和增资的资本金,大量是反复向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进行股权质押贷款而来的非自有资金。

 

更引发业内争议的是,根据保险业2013年4月修订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相关条款,新设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上限为20%,投资满三年后符合一定条件可增至51%。这一政策的推出,当时是被认为有利于鼓励民营资本进入,但其对于公司治理的负面影响亦逐渐显露出来。

 

“少数保险机构金控化、家族化的野蛮生长,充分利用过去几年保险行业提高单一股东持股比例的规定,辅之以代持等手段完全控制保险公司。他们又利用放开险资投资渠道的契机,一方面大规模发行高成本的理财型保险产品筹集资金,另一方面利用保险资金叠加杠杆,高价购买自己名下的劣质资产、空壳公司,严重侵害保险公司其他小股东及保单持有人的利益,累积了大量金融风险。”一位浸淫保险行业多年的权威人士表示,政府层面应进一步完善保险公司监管机制,严肃监管纪律。

 

内部人控制、违规运用保险资金为私人谋利,在关国亮时代的新华人寿已具雏形,近几年在保险监管放松的大背景则被发挥到极致。张峻被查,保监会出手,为清理这一危险的模式提供了绝佳契机。

 

意外翻船

 

2016年2月4日晚,距离猴年春节只有三天之际,中央纪委宣布广东省副省长刘志庚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据财新记者了解,刘志庚是于2月4日下午被中央纪委带走的。就在前一天,他还率队赴韶关检查督导春运工作。

 

仅仅一天之后,2月5日,张峻即被有关部门带走。据财新记者所知,还有数名潮汕籍地产商因刘志庚案被协助调查。

 

知情人士透露,在巡视组收到的举报材料中,刘志庚被指是东莞色情产业的“保护伞”。2014年2月,东莞掀起举国瞩目的“扫黄”运动,即与有关部门从外围着手调查刘志庚在东莞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关,“张峻受到牵连的直接原因,是曾在上世纪90年代花数百万元为刘志庚在香港购置一套房产”。

 

在张峻协助调查超过半个月后,财新网于2月22日午间率先报道张峻失联消息(参见财新网《富德保险董事长张峻失联过半月》)。当日傍晚,富德保险控股发表声明称,“经向本公司董事长张峻先生家属了解,张峻先生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属于个人事务”。有富德保险控股内部人士也向媒体透露,张峻被协助调查,涉及的是十多年前的旧事。

 

张峻与刘志庚的直接交集,确实时间久远。上世纪90年代,尚属于小人物的张峻起家于深圳龙岗,最初在深圳一家名为宝安县粤宝永发工业公司的集体企业从事电子产品加工,1996年转型从事房地产开发。在张峻开发的几个楼盘中,除了新亚洲国利大厦位处深圳的黄金地段华强北,其余新亚洲花园、新世界广场、新亚洲广场等皆处于偏僻的龙岗一带。这一时期的张峻,在富豪林立的深圳地产圈中几无知名度可言。

 

1995年,刘志庚就任深圳市龙岗区委书记,张峻与刘志庚很大可能在此前后相识。

 

深圳一位银行行长告诉财新记者,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张峻看上了位于平湖的一块数千亩山地,与当地农民签订了一份长期租赁协议。大概半年后,政府就要征收这块山地,另外划了一块地给张峻。随后张峻将其一部分开发,另一部分倒手获利巨亿。坊间均传这是刘志庚给张峻提供了消息,张峻得以在半年前布局。

 

起步地产

 

地产是张峻骤然坠落的终点,也正是其变泰发迹的起点。

 

张峻祖籍潮汕平原西缘的广东普宁市,原名张仲俊,1985年到深圳发展,亦曾短暂赴美闯荡,回国后做电子加工和房地产生意。

 

1991年8月,深圳宝安县一家名为粤宝永发工业公司(下称粤宝永发)的集体企业发生工商变更,张峻的哥哥张仲整成为公司新的法人代表。第二年,粤宝永发分别设立深圳熊猫电子工业公司和深圳粤兴电子有限公司。《新财富》杂志2013年一篇文章通过梳理工商资料指出,熊猫电子工业公司,即为张峻日后重要运作平台深圳市国民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民投资)的前身;粤兴电子有限公司,即为张峻日后地产运作平台深圳新亚洲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新亚洲实业)的前身。

 

多位深圳当地人士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认为,张峻做电子业的历史模糊不清,他主要就是靠房地产发家的。2001年起,张峻的新亚洲实业先后推出新亚洲花园、新亚洲广场、新世界广场等楼盘,但皆地处深圳关外的龙岗区,知名度不高,《新财富》杂志估算这三个楼盘的总销售额不足17亿元。2003年和2007年,张峻位于亚洲第一电子商业街华强北的新亚洲电子城一期和二期先后开业,《新财富》杂志估算,这两个商铺项目销售金额在13亿元左右,每年可收租金3亿元左右。

 

2007年1月,新亚洲实业推出最后一个楼盘——地处华强北的新亚洲国利大厦,开盘价达到1.91万元/平方米,估计销售金额在10亿元左右。由此判断,张峻的房地产开发收入不足40亿元,净利润不足10亿元,电子城租金每年不足3亿元。

 

多位与张峻有过接触的人形容其“精力充沛、常通宵达旦地工作,且十分好学”。但在更多的人看来,他做大基业的关键因素,还是游走于灰色地带的能力。

 

染指生命人寿

 

即使有刘志庚的助力,张峻在深圳地产江湖里也只是无足轻重的角色。他的财富故事的核心在于生命人寿。但起初,生命人寿并不姓张。

 

2002年3月成立的生命人寿,注册资本10.2亿元,总部位于上海。设立之初,生命人寿的股权由较为分散的八家股东持有,这八家股东大致可分为四方:徐明麾下的大连实德集团公司(占股17.65%),首钢总公司旗下的北京首钢股份有限公司(17.65%)和龙赢投资(5.29%),广东省国资委旗下的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17.65%,下称广晟资产),以及郑裕彤家族控制的武汉武新实业发展有限公司(17.65%,下称武汉武新)和武汉益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1.76%,下称武汉益利),另外两家小股东是巨能实业有限公司(9.41%,下称巨能实业)和戴梦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2.94%,下称戴梦得实业)。

 

一位早期供职于生命人寿的高层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生命人寿主要是“徐明张罗跑下来的”,但第一大股东属于彼时成功入股平安保险的香港新世界郑裕彤家族。

 

2003年6月,在首任董事长李钢的主持下,生命人寿又引进了日本知名保险集团千禧控股(Millea Holdings)作为外资股东,后者通过增发,以千禧亚洲及东京海上火灾保险株式会社分别持有12.45%股权,成为生命人寿新的第一大股东。

 

2006年后,生命人寿股权开始频繁变动。首先就是两名创始股东退出:一为广东省国资委麾下的广晟资产;另一家则是由戴梦得实业更名为合升实业再更名而成的瑞德实业,后者2005年还刚刚把巨能实业名下的生命人寿股份也接手过来。

 

生命人寿的“接盘侠”,正是彼时名不见经传的张峻。

 

工商资料显示,2006年4月,广晟资产先将持有的生命人寿1.35亿元出资额(占比9.94%)转让给张峻控制的深圳市国利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国利投资),后者即为今天生命人寿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富德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富德金控)的前身;随后广晟资产又将剩余的4500万元出资额(3.31%)转让,受让方为深圳市洲际通商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洲际通商)。彼时持股洲际通商76%的大股东,为张峻的地产企业新亚洲实业。

 

广晟资产是广东省国资委监管的大型企业。广晟资产转让生命人寿股权给张峻之时,担任公司总经理的是钟金松。钟金松与张峻同为广东普宁人。2014年8月,根据中央纪委转来的线索,广东省纪委成立调查组对钟金松涉嫌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初核,8月11日正式对其采取“两规”措施。广东省纪委曾在其官方杂志《广东党风》中披露了钟金松的部分案情,其中提到:“特别是看到一些平日里有求于他的私营企业主腰缠万贯,挥金如土,钟金松心理开始不平衡。”

 

2007年,瑞德实业也将其持有的1.26亿元出资额(9.28%)转让,受让方为深圳市铖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铖业投资)。铖业投资是生命人寿目前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厚德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厚德金控)的前身深圳市华信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信投资)的前身,据《新财富》查证,为张峻通过代理人控制。

 

通过上述三笔股权交易,张峻作为新晋股东合计控制了生命人寿22.53%的股权,成为仅次于日本千禧控股的第二大股东,张峻本人也成为生命人寿的副董事长。

 

一位早期供职于生命人寿的高层人士透露,是李钢将张峻引入生命人寿。李钢原为平安高管,执掌生命人寿数年后于2008年辞职。此后又进入恒大人寿,现已出局。

 

全面接盘

 

成为生命人寿持股22.52%的第二大股东,只是张峻金融野心的起点。

 

2008年,生命人寿实施搬迁工程,将总部从上海迁到深圳。总部搬迁一事的主导人即为张峻。“在多数股东反对的情况下,张峻挨个做游说工作。”上述当时的生命人寿高管对财新记者透露,“彼时张峻给徐明做了很多许诺,因此徐明也帮着张峻说服了各路股东。”

 

之所以极力主张南迁,这位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明面上是因为深圳市对于保险机构落户提供了优惠政策,暗地里则是张峻与当地官员达成了一些土地上的协议。2006年保监会确认在深圳建设全国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之后,深圳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深圳保险业改革发展建设全国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的若干意见》。一位深圳当地银行高管告诉财新记者,当时的具体优惠条件包括保险机构总部落户深圳奖励2000万元、给予30%的地价返还、减免高管的个人所得税等,政府还会每年给予企业年度补贴,但数额上存在差异,“深圳市为了让生命人寿过来,给他们建总部大厦的地块,价钱特别低,或许不止30%的优惠”。

 

生命人寿成功迁册之后,张峻也取代来自首钢总公司的原董事长方建一,成为生命人寿董事长。南迁之后的生命人寿,无论是保费规模还是资产总额,皆实现了狂飙式增长。2009年生命人寿从刚刚结束动荡的新华人寿成建制地挖人,作风彪悍,是业内著名的公案。2012年底,生命人寿总资产突破千亿元大关,是总部搬迁深圳之前的10倍。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