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5 11:20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私募“紧箍咒”:募基金从业人员参加从业人员资格考试 

      数量庞大的私募机构鱼龙混杂,不少机构假借“私募基金”名义吸收资金,导致多地爆发多起以私募基金为名的非法集资案件。面对庞大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监管思路全面调整,从过去强调行业自律转向重在监管、防范风险。

 

4月18日,周一,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基金业协会)网站如春节前铁道部门的订票网站,拥挤到几乎瘫痪。

 

事后基金业协会特意发布声明称,当日有57.4万课次从业人员涌入打印4月23日的准考证;同时大批私募机构预约5月21日考试报名,再加上当日基金行业“营改增”培训班开始报名,导致当日访问量为日常访问量的10倍,导致服务器带宽堵塞。

 

4月23日,周六,有20多万私募基金从业人员涌入全国16个城市的上百所学校参加从业人员资格考试。

 

从2014年3月第一批50家机构在基金业协会登记为私募基金管理人以来,私募机构把“登记”当做“牌照”来看,一哄而上。

 

截至今年3月底,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数量在两年时间内迅速膨胀到2.6万家,认缴管理规模5.7万亿元。不过,私募机构实力普遍不强,规模上百亿元的机构只有94家,没有发行过任何产品的“僵尸”私募有1.7万家,占比近70%。

 

数量庞大的私募机构鱼龙混杂,不少机构假借“私募基金”名义吸收资金,导致多地爆发了多起以私募基金为名的非法集资案件,其中包括多家已备案的私募基金——刚刚被上海警方查封的百亿元级理财平台“中晋资产”也在其中。

 

接近监管层的人士表示,面对庞大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基金业协会已调整监管思路,从“重在行业自律、监管和发展两手抓”,转为“重在监管,以监管促发展,着力保护投资者利益,切实防范金融和社会风险”。

 

监管转向

私募基金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带来了风险。

 

据基金业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协会虽在官方网站和公开场合多次强调,私募基金登记备案不是行政许可,协会不做实质性事前审查,但大量机构利用私募基金管理人身份、纸质证书或电子证明,故意夸大歪曲宣传,误导投资者以达到自我增信的目的;有的机构“挂羊头卖狗肉”,借此从事P2P、民间借贷、担保等非私募基金管理业务;有的借私募基金之名从事非法集资等犯罪活动;还有一些机构倒卖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身份,非法代办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

 

“私募基金行业目前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基金业协会人士介绍,在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中,约有1.7万家从未发行或备案过任何产品。这些机构没有从事私募基金管理的意愿,只是“占坑”,甚至有些机构长期“失联”。截至目前,基金业协会公布了5批“失联行为机构名单”,21家私募机构“失联”。

 

此外,一些机构公开推介私募基金,承诺保本保收益,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投资失败后“跑路”;有的甚至从事利益输送、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犯罪活动:去年4月开始陆续出现兑付危机的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共募集63亿元,尚未兑付的资金规模达30亿元,涉案的5只产品都没有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目前深圳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该公司立案侦查。

 

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湖北奥信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2只私募基金并没有备案,这2只基金规模为18.87亿元,共涉及4693名投资者,其中非合格投资者的比例高达92%;目前该公司处于“失联”状态。

 

一片混乱中,基金业协会于2月5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备案若干事项的公告》(下称《公告》),监管思路全面转向。

 

《公告》取消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证明,加强私募机构信息报送的相关要求,增加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法律意见书》(下称《法律意见书》),强调私募机构高管人员需参加考试才能具备基金从业资格。此外,对于那些没有备案产品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公告》给出了几个时间底线,“到期不完成,就被注销。”基金业协会人士说,5月1日和8月1日为截止日。

 

《公告》的发布引发了私募基金行业强烈震动。随后,基金业协会快马加鞭,连续出台私募基金管理的各项规则:2月5日与《公告》同时发布的还有《私募基金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用于约束管理人恪守合同义务,如实定期披露基金产品信息;4月15日发布《私募投资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明确募集人承担合格投资者甄别和认定的责任,守住合格投资者第一道防线;4月18日制定首套私募投资基金合同指引,使私募基金区别于非法集资有充分认定的依据。

 

在此之间,4月13日中国政府网公布了国务院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的通知,要求证监会起草《私募投资基金管理条例》(下称《管理条例》),并根据改革进程和改革方案,抓紧办理,尽快完成起草和审查任务,被列为全面深化改革急需完成的项目。

 

“从《公告》开始,私募基金过去两年来监管思路全面调整,过去强调行业自律,现在强调监管。”某私募基金高管表示。

 

目前,很多新增私募机构发现材料申报之后,迟迟不能登记,甚至有些机构怀疑基金业协会暂停了登记备案的相关工作。基金业协会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登记备案的大门一直敞开,只是登记备案的准入要求更为严格,90%的机构不符合,通过率只有10%。

 

《法律意见书》博弈
 

《公告》要求,自2月5日后,新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已登记但尚未备案产品的私募基金管理人需要提交《法律意见书》,已登记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申请变更控股股东、变更实际控制人、变更法定代表人/执行事务合伙人应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

 

“新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登记通过率相对较低,是因为《法律意见书》质量较差、不合要求。经过我们的培训和宣传贯彻,《法律意见书》的质量在逐步提升,相信之后的通过率会呈加速度上升。”基金业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

 

基金业协会并没有给出《法律意见书》的统一模板,而是要求律师对机构进行尽职调查,并对相关事实做出逻辑合理、证据充足的认定。

 

基金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私募机构千差万别,有国有、民营以及外资;从事的业务也不同,包括投资私募证券、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各类机构在募集、存续期限、投资运作、赎回退出、税收待遇等方面差别较大。“《法律意见书》只要求律师对尽职调查过程完整描述,对14项内容发表明确意见,至于具体采用什么格式,我们并不关心。但很多律师没有去尽调,只是把基金业协会对机构的要求进行简单的复制粘贴并签字,完全是在敷衍应付。”

 

还有一些机构本身不专业,经营业务既包含一级市场业务也包含二级市场业务,机构既自己买卖、又给他人提供投资咨询,存在严重利益冲突。“资本市场最基本的监管原则就是防止利益冲突。”

 

基金业协会要求至少法定代表人和风险合规官要有基金从业资格。“不符合从业资格的相关要求,就无法登记。”

 

关于注册资本与实缴资本的比例,基金业协会并没有具体要求。上述基金业协会人士称,任何机构实缴资本至少要覆盖六个月经营成本,否则很难维持基本运营。

 

还存在一些机构简单抄袭别家机构风控制度的现象,既无相应人员配备,也未与专业机构签署外包服务协议,这就需要律师进行论证。

 

基金业协会人士认为,私募机构的法律服务并不仅仅是出具《法律意见书》,而是需要提供一揽子法律服务,包括内控制度的建立、基金合同的制定、纠纷的处理等。“《法律意见书》给律所参与私募基金行业提供了非常好的切入点,律师要珍惜这样的机会,并珍惜自己的声誉,签字要负责。”基金业协会人士说。

 

清理“僵尸”私募
 

截至3月底,基金业协会登记的私募机构较2月底减少了78家,这是自协会建立登记备案制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基金业协会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这78家机构主要是一些“僵尸”私募,“保壳”行不通,产品又发不出来,协会给出的5月1日期限将至,这些机构知难而退,主动撤销了登记。

 

《公告》发布后,有券商兜售私募机构“保壳”一条龙服务,号称“资产托管、运营外包保底年化费用最低各3万元”;某券商的一份资料称,可“三至五天实现募集成立”,但产品规模较小,有的甚至只有100万元。“私募基金产品募集的门槛100万元起,你发100万元的产品,‘保壳’意图太明显了,基金业协会怎么可能会给备案?”基金业协会相关人士称。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贾辉认为,就算私募机构“保壳”成功,但后续征途上仍有很多红线,若非真心想做资管业务,还是可能随时“中箭”。比如,已登记的私募机构未按时履行季报、年报和重大信息报送更新的义务,基金业协会将暂停受理其产品备案;累计超过两次未及时报送,私募机构会被列入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严重违法企业公示名单,同时列入异常机构名单。“这果跟注销登记没有什么区别。”

 

除了主动撤销登记的机构,还有大量机构面临被基金业协会清理的可能。从今年2月5日起,已登记满12个月,但从未备案私募基金产品的私募机构,在5月1日前仍未备案首只私募产品,协会将注销其资格;对于不满12个月,也从未备案私募基金产品的私募机构,在8月1日前仍未备案首只私募产品,协会也将注销其资格。

 

接近基金业协会人士估算,到8月1日被清理的机构或逾1.5万家,最终私募机构将剩1万家左右。对于新增私募基金管理人,也要在登记之日起6个月内进行首只私募产品的备案,否则基金业协会也将注销其资格。

 

“就像登记不是对私募机构的认可和增信一样,注销也不是对机构的否定和惩罚。被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若因真实业务需要,可按要求重新申请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上述基金业协会人士称。

 

明星大佬忙备考
 

为了提高私募基金行业整体从业人员素质,《公告》中明确私募基金管理人的高管人员必须拥有基金人员从业资格;已取得从业资格的高管人员,每年度还需完成15个学时的后续培训,方可维持其基金从业资格。若到12月31日,私募机构高管人员仍未取得从业资格,基金业协会将暂停受理该机构的产品备案和其他重大事项变更的申请。

 

为此,不管是已经从事私募行业多年的大佬,还是玩跨界投资的娱乐明星,都纷纷加入了基金从业资格考试的大军。据基金业协会数据统计,报名4月23日考试课次的人数已经超过57.4万,在4月18日打印准考证当天基金业协会官网一度瘫痪。

 

其中最具话题性的莫过于中国内地组合“羽泉”成员、音乐制作人胡海泉。“歌手”只是胡海泉的标签之一,他还有一个身份——“天使投资人”。在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胡海泉表示,“备考已久,月底将参加基金从业人员资格考试。对我来说,难度不亚于去录个专辑。”在“我是歌手”总决赛的彩排间歇,胡海泉不忘把相关备考资料拿出来看两眼。

 

基金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基金从业资格考试的内容都是应知应会的,是从业人员应了解、知道、掌握的基本知识,通过率也是很高的,部分场次超过80%,不像会计师律师资格考试那样只有3%-5%的通过率。“这就像是一个驾照考试,如果连驾照都考不过,那么还开什么车!”

 

扶优限劣

基金业协会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还会不断完善行业自律体系,形成“7+2”监管框架。

 

“7”是指:《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管理办法》(待修订)、《私募基金募集行为管理办法》(4月15日发布,7月15日实施)、《私募基金管理人从事投资顾问业务管理办法》(修改完善中)、《私募基金信息披露办法》(2月5日发布)、《私募基金托管与保管办法》(制定完善中)、《私募基金外包业务管理办法》(制定完善中)、《基金从业资格管理办法》(待修订)。“2”是指《私募基金合同内容与格式指引》和《私募基金内控指引》,都已经对外发布。

 

“以指引的形式而非固化范本的形式,是为了在保护投资者利益和规范行业秩序的前提下,给予私募基金自治的权利。”基金业协会负责人表示,协会出台的一系列的自律管理办法都是要实现“扶优限劣”的目的,让优秀机构脱颖而出,让劣质机构无处遁形。

 

不可否认,私募基金行业自律监管体系日趋完善,但就整个行业而言,仍面对很多棘手问题。接近证监会人士称,在证券私募基金纳入监管之前,很多私募机构通过信托计划等通道,开展阳光私募业务。这些机构以投资顾问的身份作为信托计划的实际管理人,但基本不受监管,被纳入监管后不适应规则,漠视法律法规,甚至不配合证监会现场检查工作。

 

而私募股权等非证券基金未被纳入到《证券投资基金法》,目前只有《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作为部门规章进行监管,法律层级较低,对违规行为惩罚力度小,违法成本低,威慑力不足。比如,上海喆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违反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100万元门槛的规定,向投资者王某某出售30万元的产品份额,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但根据《暂行办法》,证监会对该基金的顶格罚款才3万元,显然起不到应有的威慑效果。

 

4月13日,国务院公布的2016年立法工作计划中,将《管理条例》列为全面深化改革急需完成的项目。

 

上述接近证监会人士也表示,希望《管理条例》的出台,一方面为私募股权基金等非证券基金纳入监管奠定法律基础,提高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另一方面也会改变当前资产管理行业碎片化、缺乏统一监管的现状,按照功能监管、适度监管原则,明确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以及证券基金期货资产管理计划等各类私募性质产品统一的规则标准,加强信息共享,减少监管套利,防范系统性风险。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