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08 21:33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一句话说出我小时候最穷的时候,穷的没有衣服穿。这样穷困可以理解吧,描述一下吃穿住行就可以了:
 
    一,吃
 
    说到吃就能想起很多事情,1996年春节,我随着打工的浪潮第一批从村里来到北京干建筑队的农民工,第一个愿望就是一个人吃一只鸡,买个皮鞋,买套西装。我的北京第一个工作是在木樨地的建筑工地,当钢筋工。工地管饭,年底发工资,平常可以借点日常买生活用品的钱。干了三个月,我终于从工头手里借了50元,晚上下工。在工地外的巷子里偷偷买了一个那种烤箱烤的烧鸡。带着这个烧鸡走到了玉渊潭,一个人在水边五分钟吃完整个烧鸡,但是回味了俩小时。
 
    在村里,大家都过得贫穷,特别是孩子多的,虽然家里养的鸡,鸭,猪,羊等家畜。但是农民没有除了粮食之外经济来源,粮食还要交提留,义务粮。剩下的基本都是一年的口粮了。那么养的家畜就是经济来源,应付生活中的开支。所以只有在过年的时候会有肉吃,其他时间也就是家畜意外死亡无法卖钱的时候,才有肉吃。
 
    当然还有一个有肉吃的机会,那就是下大雨,捉鱼的时候。一次大雨孩子们能捉到好几条大鱼,我上学的时候也会买点鱼线,鱼钩,用小青蛙做饵。早上上学就扔在无人管理的水塘里,鱼线这头拴在树上,放学就去收鱼钩,看看有没有鱼。现在想想大概一个月有三次这样的机会钓到黑鱼或者鲶鱼。我们那里把黑鱼叫火头。
 
    其实现在分析来,那时候对肉的欲望很强烈,其实是个思维误区。事实上是身体对于食用油的摄取严重不足,只有粮食和野菜,没有钱买足够的食用油,所有吃了很多,一会就饿,长期处于饿的状态。
 
    二,穿
 
    我说的没有衣服穿,但是不至于衣不遮体。毕竟都有棉花和粗布,破衣烂衫还是有的,只有没有钱买新衣服,一件衣服穿很多年也正常不过的事,只有过年的时候会应景一样给孩子们买件新外套,做个新棉裤和新棉鞋。
 
    我有个舅舅在老河口市里一家企业做职工,这样的人对于村里的人来讲,那是很有钱的人,因为不用种地,而且是城市户口。夏天,舅舅给我买了一件白色背心,一个黄色小短裤,还有一双暗灰色的硬塑料凉鞋。早上去河里和伙伴们游泳,玩耍。中午从河里上岸,衣服,鞋子都没了。吓得继续在河里待到晚上也不敢回家。直到小伙伴们都走了,天黑了下来。母亲来找我,才从河里上岸。我当时很奇怪,母亲知道衣服丢了,也没打我。但是那以后我8岁前,夏天暑假几乎没有穿过衣服,鞋子。早上起来,脱光了跑到河里,池塘里。中午赤裸的跑回家,穿衣服,吃饭。在脱光,跑到河里,在赤裸的跑回家。有趣的是从我开始,村里的孩子早上赤裸的跑向河里,池塘里成了墨守成规的风景。这套衣服是我一直到北京打工16岁之前。夏天买的唯一一套新衣服。
 
    来了北京做建筑队农民工,第四个月,我跟工人借了200元。买了双五十元的皮鞋,80元一套的西装。15元买了一条皮带,10元买了6双袜子。5元买了一块电子表。穿着这身行头,在天安门广场花了10元拍了照片。邮寄给老家的父母和哥哥,姐姐。这就是我对衣服的印象。
 
    三,住
 
    土坯房冬暖夏凉,虫子,老鼠也很常见,院子外面也会有蛇。四壁空空,没有像样的家具。年龄小,对房子没有概念,也没有大的愿望。
 
    四,行
 
    16岁之前,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8里外的竹林桥镇和20里的老河口市,那时候还是县。有老式的28自行车。不轻便,骑起来很累。农村孩子就知道玩,也没有欲望和感触。
 
    总结:想想那时候对吃穿印象那么大,欲望强。是因为感受过,看到过吃好的,穿好的样子和那种感觉。而对行走的工具和住的房子。没有感觉是没看到更好的,也不是10多岁的孩子的该想的事。这大概就是贫穷限制了想象。
 
    现在人到中年,在北京打拼20多年,该有的都有了,再也不会为了生活物质而发愁了。感谢这个问答,想起以前,恍如昨天。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