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6-13 23:19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村"有行政村和自然村之分,笔者家乡的行政村是原先的4个行政村"合并重组"的新机构。如今的行政村是有下属20多个自然村组成,各自然村的村民彼此都不认识(同学除外)。更不知道首富是谁?

    据笔者干装修堂弟说本行政村隔壁自然村一个干装修老板曾经在上海炒过房,多年前在北京买下一栋别墅。是否首富未必能确定?
 
    新的行政村地盘扩张4倍,各自然村的"村情“互不了解、处在信息陌生的状态。村民在外所从事的行业可谓百花齐放:跑电缆电线业务、承包工程、经营家乡特产"板鸭、盐水鹅"……五花八门。有一自然村在外地开服装厂的老板春节回村却不住村,住宿在县城的宾馆。村民对其家底只有猜想并无准确数据,是否首富并不清楚?
 
    自然村的村民不仅知根知底,甚至上三代干什么职业都知道?那么笔者就说说熟悉的自然村曾经的首富。
 
    上世纪80年代万元户寥寥无几,而我村有十多万元就有6~7户,是十里八村的富裕村。在那年代怎么会有这么多线?听我道来:他们是把滇、桂、黔、川的木材运到位于我县襄安镇长江黄金水道"安徽省刘渡木材市场"经营木材生意,是全国最大的木材集散地,覆盖整个华东地区。
 
    那年代工匠师傅每天工钱5元。农村普遍都为土坯房,盖成三间“锁庭型"空心单丁24墙的平房造价4~5千元,在农村都是凤毛麟角的有钱人家,人们都投以羡慕的眼光。而我村几户有钱人盖起上下两层小洋楼,总造价每栋在5~6万。笔者当年在老家做木工曾经亲自参与做过手艺活。那年代民众对农村两层小洋楼评价是:桂殿兰宫、高堂广厦。
 
    90年代初村民外出务工经商,笔者也是同期外出打拼者之一,村民之间见面机会少了,都在外地打拼着自己的事业。2005年之后很少有人回村里盖新房,选择在外买70年产权房。
 
    如今各家的田地每年以450~500元/亩租给种粮大户去经营,平时各忙各的不返乡只在春节时回村时碰面,村民之间属于一年见一次面比亲戚都少见,遇上了打个招呼礼节性问候一下完事,关系好点你来我往彼此请客交流加深友谊。村里平常只有老人守村,失去了昔日的人气。谁也不提在外打拼挣钱多少?所谓"财不外露"。
 
    那么唯一判断财富就是在哪个座城市发展、是否买房买车?到目前止全村80%的村民在一二线城市买房,有几户在外混得不咋样在家乡县城买房,县城房价均破了8千。如今谁是村里首富其家底谁也不清楚?只有上帝知道!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