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7-16 21:03 理财规划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现实就是那么无奈。从已产生的反制来看,韩国暂时还没有出现什么产品可以“断供”日本,以致于让日本的产业产生痛感。

    对历史上日本强征韩国劳工的索偿,引发了此次的贸易争斗。
 
    据报道,2018年10月,韩国最高法院作出日本企业向战时韩国被强征劳工赔偿的判决,而在2019年6月,首尔上诉法院维持下级法院的裁定,判决日本三菱重工当年对此负有责任,须向日本战时强迫劳动的韩国14名受害者的家属支付9000万韩元的赔偿金。日方拒绝接受这样的判决,并表示说,历史问题已在2015年的协议中解决。
 
    首先,目前产生的反制比较民间自发,集中于抵制日货及抵制日本游。
 
    从效果看,韩国民众对日货与日本游的抵制,会对日本产生一定的影响,但这不会影响日本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相关材料的“断供”令。
 
    对于日本旅游业来讲,这一次两国相怼带来的影响会大些,公开的数据显示,外国游客到日本旅游,韩国占比约13%。从日货而言,在韩国市场比较大量的包括美容化妆品和服饰等,这些方面也会有些影响。总而言之,日本在技术上可以对韩国三星等众多相关生产企业产生遏制,由于这些公司产品在全球市场的占比可观,又直接影响到全球供应链的格局改变。
 
    所以,在这一事件中,韩国会很着急,日本则比较从容。
 
    其次,日本卡住了韩国核心产业的“命门”,其影响未来将延及全球产业的供应链。
 
    从目前情况看,对韩国产业的打击比较致命,而对日本产业的打击不会那么大。在这一场争斗中,日本占据着先机与主动性。
 
    先了解下日本“断供”韩国的是什么。其实就是三种重要材料:一是用于半导体清洗的氟化氢,二是用于智能手机显示屏的氟化聚酰亚胺,三是涂覆在半导体基板上的感光剂光刻胶。而“断供”开始的时间是7月4日,所谓“断供”是指日本企业凡向韩国出口这三类产品,都必须提前三个月报备,审查获准后才能出口。
 
    其实“断供”之外,日本还有后招:计划从8月起,将韩国排除在日本的《外汇及对外贸易法》优惠对象名单之外。这对韩国而言,是比较严峻了,一方面核心产业的发展被掐中了要害,发展降速是需要面对的事实;二是韩对日的出国贸易,也面临着优惠的取消。
 
    在这三种材料中,日本的氟化聚酰亚胺占全球份额90%,日本的氟化氢占全球份额70%,前者影响的韩国的OLED屏公司,后者影响的是韩国的内存公司。从全球市场占有量来说,韩国公司不容易找到替代品,而即使勉强找得到替代品,那么从优秀与优质的角度,也非常难达到。
 
    再从两国贸易的角度看,如果8月份日方将韩国排除在日本的《外汇及对外贸易法》优惠对象名单之外,向来是韩国出口日本的商品多得多,如果彼此的优惠取消,那么吃亏多的还是韩国。
 
    第三,全球化的竞争与合作,有时候竞争的发生是很残酷的,这也给局外者带来警示。
 
    无论日韩间的贸易争斗,还是中美间的贸易摩擦,都表明一国某一产业链要在全球走到顶端,都需要通过在技术发展上追求全产业链的均衡,如果某一环节完全由其他国家供货,那么对于龙头企业或是产业整体而言,都存在被卡脖子的危险。
 
    只能说,冲往全球产业顶峰之路注定艰辛,有关核心技术的重要性,以及在核心技术研发上投入的重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现得多。不能未雨绸缪,就只能等着淋雨。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