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27 08:33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时隔三个月,美联储加息再次如约而至。

  这是2018年以来的第3次加息,也是2015年美联储重启加息以来的第8次加息。美国联邦基准利率从最早的0.25%提高到2.25%,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

  虽然特朗普“对加息感到不高兴”,但这没用,加息仍是大势所趋。

  如果不出意外,今年年底,美联储还将有一次加息,明年还有3次加息。届时联邦基准利率将提高到3%以上。

  美国加息堪称全球放水终结者,大宽松时代终究一去不复返。

  01

  美国一加息,全球都凉凉

  美联储加息,这件事的重要性毋庸讳言,只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美国一加息,全球都凉凉。

  在历史上,美国每一次加息周期,都会带来全球的经济震动,这次也不例外。

  先是新兴市场风雨飘摇。

  土耳其里拉暴跌40%以上,汇率没保住,房价也出现大幅下跌。

  阿根廷比索暴跌50%,股汇双杀沦为年度连续剧,连国际货币组织(IMF)发出的最大一笔贷款支持,都未能阻止跌势。

  接着香港压力山大。

  从2003年开始,香港走出15年的房地产大牛市。然而,美联储加息即将成为香港楼市暴涨的终结者。(更多参阅《退房甩卖加息:这个超一线城市又到大跌边缘》)

  就在9月20日,汇丰银行已在香港率先加息,香港加息大周期到来,楼市严重承压,国际投行普遍预计年内下跌10%左右。

  具体到中国内地,人民币再次面临破7的关键窗口。今年以来,离岸人民币从最高的6.25跌到最低的6.95,跌幅超过10%,破7的悬念越来越小。

  民币再度承压,汇率该如何维稳?股市又会影响几何?而楼市何去何从?保汇率还是保房价,再次成为迫在眉睫的选择。

  02

  人民币维稳:央行四连发

  今年以来,面对人民币跌跌不休的趋势,央行已经至少连续四波出手。

  第一波是在7月初,央行喊话维稳。表示“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受喊话影响,人民币曾上演800点的深V反弹,但仍挡不住贬值的大趋势。

  第二波是在8月6日,外汇风险准备金重启。央行发布公告称,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此举意在抬高市场售汇结汇成本,防范人民币剧烈波动。

  第三波是在8月24日,央行重启“逆周期因子”调控。所谓“逆周期因子”,就在人民币中间价中加入一个非市场因素,防止汇率一边倒下跌。

  换句话说,如果决策部门认为人民币汇率低估了,就会加入“逆周期因子”,调高人民币中间价。至于这个因子是如何确定的,一直都混沌不明。

  第四次是在9月20日,也即美联储加息前一周,央票制度在香港登场。所谓央票,就是央行发放债券回笼货币,对市场进行调控,这一工具在10多年前的内地比较常见。

  此番央票登陆香港,显然是意在离岸人民币市场有所作为,防范利率大幅波动。

  这四次调控动用的都是“政策调控”这板斧。虽然在政策出台之际,人民币曾短时间上演大反攻,但随后仍旧难阻下行趋势。

  人民币维稳,显然还需要其他手段。

  03

  三板斧:政策调控、资本管制与外汇托底

  任何货币想要维稳,无非三板斧:政策调控、资本管制和外汇托底。

  这其中,政策调控工具复杂而多元。无论是上文提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逆周期因子、离岸央票制度,对市场影响都很直接,但也存在效用有限的短板。

  与政策调控相比,资本管制就影响深远得多。

  早在2016年,资本管制就已登场,一直没有后退。

  一方面,加强个人外汇管制。在重申对个人5万美元的换汇额度上限之后,进一步加强对逃汇套汇的打击力度。

  另一方面,出台文件,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防范资本外流。

  外汇托底,对于保汇率更是立竿见影。

  04

  外汇储备够用吗

  外汇托底,拿的是真金白银,问题是,外汇储备够用吗?

  数据显示,今年8月,我国外汇储备3.11万美元,比上月减少82.3亿美元,比今年1月减少517.6亿美元。相比于2014年最高峰的4万亿美元,减少接近1万亿美元。

  这少的1万亿美元,正是在2014年到2016年之间发生的。这里的大背景是,当时人民币一度险些破7,最后被力挽狂澜,收回到6.20左右。

  上一次人民币大反攻,这1万亿美元的作用不容小觑。

  如今相似的场景再度发生,这一次,3万亿美元够吗?

  从数字上看,3万亿美元相当庞大,在全球仍旧雄踞首位。但如果考虑外债、外商投资的影响,可以动用的外汇储备其实相对有限。

  先说外债,2018年3月,我国外债余额高达1.84万亿美元,接近外汇储备的6成。其中,中短期债务为1.12万亿元,占外汇储备的1/3强,这是亟待偿还的债务。

  再说外商投资。2018年6月底,我国外商直接投资的余额为5960亿美元,占外汇储备的19.7%。这部分资金随时可以撤离,不受资本内部管制影响。

  所以,如果排除外债和外商投资,我们可动用的外储还剩6740亿美元。

  如果只考虑短期外债和外商投资,那么可动用的外储也只是1.3万亿美元,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05

  加息VS放水:两难选择

  2018年,人民币为什么突然贬值?

  从表面看,这是美联储加息缩表和贸易争端白热化的直接结果。但究其根本,则是两个大国经济周期和金融周期之间出现背离。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