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1-11 14:46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这事说来巧了,我家和华西村有过一段不深不浅的交往,虽然我本人并没有见过吴仁宝。

  家父是中国乡镇企业(当时叫社队企业)最早的创始人之一,因此74年左右就认识吴仁宝,当时的华西(叫做华西大队)虽然已经崭露头角,但主要是靠偷偷发展副业(养鱼和鸭子),最早的几个社队企业(记得有个电炉厂)是家父帮助搞的,所以直到家父1991年底离开乡镇企业系统,和华西吴家一直有一些不错的私交,家父公司的一个年轻司机还被他牵线,娶了吴的一个侄女,90年底(或89年底,太久记不清了,反正是12月初)我在北京读书时,去过华西在北京的据点——南苑机场边上的华苑大酒店,在那里见到了当时华西村外姓第一号人物赵毛妹,还和她讨论过华西模式(当然,是看在家父的面子上),蒙她亲手送我一本吴仁宝签过名的《吴仁宝与华西村变》(这本书应该还在南京我父母那里)。不过华西我只是后来去过两次,吴氏父子没单独见过,除了赵毛妹,还和另一位华西早期骨干、据说是吴仁宝心腹中唯一反出去又被请回来的阿龙,姓啥忘了。

  华西的成功,最初是靠“走政策钢丝”,记得当年赵毛妹和我说,老吴不管上面给啥政策从来不硬顶,但是会想办法变通,比如让大炼钢铁,他不砸锅,而是把村边小庙的铁钟融了交差,让割资本主义尾巴他就想办法让尾巴挂上社会主义的红旗……后来在苏南率先领悟到发展工业的好处,捞到了第一桶金,在联产承包时则走了一条介乎大包干和维持集体化之间的折中道路,这些都减少了损耗,增加了成功概率。

  但他成功的最大原因,是在大多数时代都被树为标兵,得到大量资源、政策的倾斜。如果没有这些,他不可能吞并周边的行政村,不可能随意变更村内土地用途,不可能让自己其实并不出色的许多产品、服务一度被“填满”,我去的那个华苑完全是赔本买卖,如果不是有上面不断往里面安排会议住宿,早就破产了。但即便长袖善舞如老吴,也不可能永远号对政策的脉搏,一旦号不对,那么大的摊子,本就不是市场规律产生的产物,又如何能在市场大潮中好好存活?摊子大、政策不像过去那样支持,市场养不起这么大的一条怪鱼,自然就是现在的样子了。

  华西村300亿和王健林比是小巫见大巫,农村稍微还好一点,怎么说也有固定资产,王健林说没就没了,彻查企业外债情况,对那些外债过多的立即关停,不能叫他们祸国殃民,而在改变之中只有投入更多的资金才能够达到“高质量”,所以负债,是解决现有华西村经济的困局,也是为了更好的发展。

  华西村的成功模式最好复制了——给什么村挂几十年那样的盐水他都不会比华西村差到哪里去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