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8-12-27 16:32 银行贷款编辑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我们谈过恒瑞医药,我们谈过紫杉醇,我们谈过CAT细胞治疗,我们也谈过PD-1抑制剂,我们也谈过HPV,我们说过国际上医药研发军备竞赛,我们知道一个抗癌药需要平均十年的研发,投入十亿美元以上,而且即使如此,依然可以全盘失败,推倒从来,《我不是药神》告诉我们这个世界的科技是很昂贵的,然后那部电影没有告诉你格列卫研发用了50亿美元。如此艰难的抗癌路和研发过程,竟然有人说,用精油、草药可以治愈。如果真有其事,该不该发个诺贝尔奖,该不该获得几万亿美元的市值,该不该把辉瑞、罗氏、诺华踩在脚下任意蹂躏。

  可现实是,利益驱动害人之心,国家给你的批文是保健品,可你卖给消费者却说是抗癌,这不是为钱害人吗?现在已经不是骗老人几块钱的问题,这是人命的问题。

  我们并不反对保健品的流通,但是所谓常识的东西不应该马虎,这里面很多读过医学院的人在做帮凶,这是个基础的道德问题。传统替代治疗只在一个情况下才可以尝试,那就是治不了被判死刑的时候,实际上现阶段肿瘤都有延长生命的药物,但是部分药物太贵,的确有些家庭是权衡利弊之后选择一条替代疗法的安慰剂治疗之路。比如一个90岁的老年人,晚期癌症,你难道还要考虑手术,化疗和靶向药吗?也许化疗和手术都不适合这个老人,这个时候,才会有替代治疗这条路。而替代治疗的原则不是治愈,而是减轻生命最后阶段的痛苦。

  我记得很清楚,几年前也有过一个拔罐治疗癌症死亡的真实案例,那个演员叫徐婷,这种传统治疗方法,实质上无法减轻患者痛苦,甚至于增加了患者的痛苦。不是以减轻痛苦为目标的疗法,连替代疗法都算不上。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