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立即申请
2019-01-10 20:57 银行利率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去年圣诞,“丁香医生”一篇网文让权健集团及其所作所为暴露在大众视野中,今年1月7号,也就是三天前,包括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在内的18名犯罪嫌疑人被天津警方刑事拘留。

所以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关于权健具体的作恶行径,我们在此就不再赘述,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我们上个月关于他们的文章。具体戳《权健建传销帝国?4岁女孩服药离世反称治愈,老板称5年赚5000亿!》。

那么,权健倒了,是不是天下大吉了呢?

01

就在束昱辉等人被刑拘的第二天,有媒体去采访了权健的经销商们。

组织的头头被抓了,大家觉得他们会怎么样呢?关门大吉?惶惶不可终日?

都不是,经销商们继续打开大门做生意,甚至还有经销商对记者表示:权健是合法的,肯定不违法。权健医院是那么大一个医院,不会有什么问题,老百姓对权健的想法是偏激的。

果然,人类都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经销商能这么说我们也不太意外,毕竟自己手头权健的产品都是真金白银买来的。难道说自己的东西治不了病,都是些破烂,看它们烂在仓库里?

经销商死鸭子嘴硬尚能理解,但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大多数受害者依然执迷不悟。

通过媒体的曝光可知,权健产品购买者的微信群依然在运作,而且管理员还在不断强化洗脑。有受害者的儿子把束昱辉被刑拘的新闻发给其母亲,但其母固执地认为这是“假新闻”,是“有意抹黑民族企业”。

根据一位“卧底”权健自然医学群的群友提供的截图,在这个两百多人的大群里,不断有人跟帖发言 “我们是权健人,支持我们的慧老师,誓死相随,永不背叛。” 

一如邪教仪式。

对于发起讨伐权健檄文的丁香医生,他们则在群里指责“丁香医生是美国打击压制中国民族企业的急先锋——先有中兴,后有华为,现在是权健,都是各行民族企业的龙头老大”。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束昱辉等首脑被关进去了,权健的中下层传销链条依然运转正常的原因所在。

傻子太多了,骗子不够用。

02

原谅我们说话太直,但现实情况的确如此。曾有人说:“如果国产保健品不骗人,都对不起这轻松优越的行骗环境。”

十个鸡蛋,一袋大米,可以忽悠一个老人来公司接受洗脑;而后在讲座上,潜移默化给老人灌输一些“吓人”的理念,比如:

“您现在的情况,是xxx病的早期,如果不及时治疗,过不久就会进医院了。”

“您这个情况已经很严重了,虽然现在还没有体现出来,但真到它有反应了,再治就晚了。”

中国老年人,或者说有个大病小灾的老年人,最怕听到的就是这句话,本来就不想给子女添麻烦,那经得住这一遍遍洗脑式恐吓?

这时他们再告诉老人们:别担心,您的问题我们产品能解决。老人就一步一步走进了套里。

对于稍有戒心的老年人,精明的销售就利用老人们最普遍的痛点——孤独,拎着水果礼品上门嘘寒问暖,消除老年人的戒心,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些东西。

那么,仅仅只有卖保健品吗?

当然不止,权健是个标准的传销公司,他们在为人们“带来健康”的同时,同时也对他们许以财富。

“老师们”在朋友圈里贴出宝马和凯迪拉克的照片,配上他们感激权健将自己带向人生巅峰的文字,这种直观洗脑往往更能刺激到受众。

购买7500元、7700元或者8800元作为一个点位,取得发展团队即名义上经销商的资格,然后成为像讲台上衣着光鲜的“老师们”那样的成功人士,几乎成了所有至今还不愿醒悟的受害者心中的执念。

#p#分页标题#e#

是的,传销害人,但传销也不止害人。

甚至害国。

03

对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阿尔巴尼亚是个非常陌生的名字,但相信我们的老一辈应该都很熟悉。

对,就是那个被誉为欧洲“唯一的一盏社会主义明灯”的南欧小国。

遍地是山、经济落后,甚至不少欧洲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存在,而它除了当初和我国有一段异常纠缠不清历史之外,唯一让世界所熟知的,就是它发生在1997年的一场内战。

1992年,阿尔巴尼亚脱离社会主义制度,迅速向西方靠拢,并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经济改革,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进程。改革初期成绩显著,但随着改革的深入,问题开始凸显。

在计划经济时期,银行的放贷对象主要是大型国有企业,而这些企业在经济转型时期的经营状况却很不理想,给银行造成了大量的坏账。钱收不回来,也就无法放贷给民营企业,几乎所有企业都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

1994年末,阿尔巴尼亚三大国有银行的坏账占总贷款金额的50%,几乎到了倒闭的边缘。

钱钱钱,全国上下都弥漫着缺钱的焦虑。

往往在这种时期,总不乏“聪明人”出现,一些人就看准时机,借机开办了类似于“地下银行”的贸易公司,通过较高的利率来吸引客户存款,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贷款和经营。

在早期,由于这些公司的存款利率处于合理范围内,加上这种模式确实缓解了国内企业的资金需求压力,因此政府对这些企业还给予了一定的鼓励和扶持。

但是随着募资公司及其所筹集资金不断的增加,一些企业开始将资金从实体经济放贷转移到外汇、地产等来钱更快的投机项目;更有甚者甚至不惜触犯法律,将资金用于偷渡、贩毒及走私活动。

这种模式就是个无底洞,需要的资金只会越来越多,为了筹集更多的资金,这些公司开始采用金字塔式集资,通过提高收益率来吸引新储户,以借新还旧的方式维持公司运转。

是的,这就是阿尔巴尼亚传销的开端。

这些公司通过传销式洗脑,并和非法集资合二为一,在电视、报纸上刊登广告,大肆宣扬“快速致富”。一些大公司还与政府官员达成协议,由政府官员出面为公司项目背书宣传,提高对民众的吸引力。

眼红收益的阿尔巴尼亚人对此趋之若鹜,甚至不用上线怎么洗脑,就主动成为了下线。

1996年,阿尔巴尼亚全国共有近100家金字塔式集资传销公司,其中以8家巨头为首,全国超过一半的人口都将钱存入到这八家企业中。

接下来的结局就像你所预料到的,“当潮水退去之时,谁没穿裤子自然一目了然”。建筑在超高利率上的繁荣没有实体经济的增长作为支持,注定难以长久维持,泡沫终将破灭。

1997年,几家大型传销公司破产,不少公司卷钱跑路,不少阿尔巴尼亚人一夜之间变得一贫如洗。愤怒的储户开始走上街头,一时间全国各主要城市开始出现抗议人群,要求政府赔偿损失。

面对危机,阿尔巴尼亚政府却又无能至极,采取的措施简直是扬汤止沸,让愤怒的人民更加怒火高涨。示威活动持续升级,不少地区甚至爆发了武装冲突。

在反对党占优的南部地区,人们还得到了军警提供的大批军火,自发组织起“向首都进军”的行动。

半个月之后,随着首都地那拉的示威人群洗劫了一座位于郊外的军营,之后全城陷入内战,国防部长临阵脱逃,带家人前往意大利,总统乘船逃到了地中海上。

全国局势彻底陷入失控状态。

这场内战级别的骚乱持续了三个月,最终才在欧洲多国组成的维和部队镇压下平息,但这场危机给阿尔巴尼亚经济造成的恶劣影响直到今天也没有消除,而流到社会上的大批军火也给整个欧洲带来了动荡。

这,就是血与火给世人带来的教训——珍惜生命,远离传销。

尤其在眼下全球经济普遍下行的时候,更要提高警惕,拒绝那些“送上门的馅饼”。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