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4 13:15 银行贷款小编
微博 微信 QQ空间

  本报记者 杨晓宴 上海报道

  管窥 “不良”商机

  一定程度上,郭明杰坦言不良处置是一个暴利行业。在其看来,没有20%的年化收益“就不叫赚钱”。

  四家传统AMC(华融、信达、东方、长城),55家地方AMC,3家概念上市公司,吉艾科技 (300309.SZ)、海德股份 (000567.SZ)和摩恩电器(002451.SZ),难以统计的民间服务商,构成了中国不良资产处置行业 的机构图像。

  根据银监会统计,截至2017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规模达1.71万亿元,关注类贷款3.41万亿元。万亿规模市场中,既有地方AMC遭股东起诉成立两年“未能发挥设立的目的和作用”并要求解散,也有上市公司因为该业务板块扭亏盈利。

  吉艾科技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全年利润一举从2016年的亏损超3.97亿元跃上2.123亿元,其中AMC业务贡献了3.21亿元,油服业务继续亏损,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从2016年的-37.25%调正为14.18%。

  吉艾科技副总裁郭明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AMC板块利润中很大部分是管理和服务收费,即为困境企业提供重整方案和服务等,由于服务门槛较高,利润可观。针对“暴利”一问,其回应称“如果说大资金运作能保持年化20%就定义为暴利行业,那么不良资产的收购、处置和重整就应该是暴利行业。”

  在郭明杰看来,不良处置行业的机会不少,但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专业人才,且行业运行模式应从批发贸易模式向产业重组转型。

  51%控股选团队扩张

  吉艾科技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业绩增长主要得益于公司AMC板块业务发展迅速,资管团队及业务范围快速扩大,子孙公司遍布上海、北京、浙江、江苏、陕西、四川、重庆、广东、新疆、山东、福建、广西等地,共计14家。

  这14家公司的主要运营模式为,上市公司控股51%,负责输出品牌、管理、技术和资金;合作的当地团队负责项目源发现、资源建立及拓展和项目执行落地。

  作为三家以不良资产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之一,郭明杰坦言,品牌优势是上市的重要诉求。无论是在和银行以及四大AMC打交道的资产端,抑或资金端,上市公司的议价能力具有一定优势;而另一较之国有AMC的优势在于处置不良时能够更加快速决策,灵活“解套”。

  “很多债权人愿意信任我们,协助解封冻结资产或将资产交付我们统一重整,实现利益梳理和共享,从而化解不良。”郭明杰表示。

  在郭明杰看来,不良资产作为一门生意,传统处置模式基本是“灭”了债务人才能回收投资,获得利润,但吉艾科技的核心理念是“和为贵”。“关键在于满足各方利益的诉求,包括自身的债权、相关的债权人、债务人、利益的相关人,甚至是政府的利益。通过制定一个满足各方利益的和谐方案来获取快速的处置。”

  以其主导的江西某项目为例,该项目中的抵押物存在互相查封,在建工程从2016年下半年就处于停滞状态,大量的购房户不能如期得到房子,成为当地一个不稳定因素。

  经过谈判,在吉艾科技的监督管理下,各方解除了对抵押物的查封,促成“烂尾楼”复工,完工后销售第一天就消化了三分之一库存,实现销售额7000多万元,不到两个月销售额达1.5亿,比预估的司法拍卖至少多出上千万元,还节省了成本和时间。

  暴利行业,利从何来?

  一定程度上,郭明杰坦言不良处置是一个暴利行业。在其看来,没有20%的年化收益“就不叫赚钱”。

  就此行业,一边是资产处置收益,另一边是资金成本。如果不是自有资金投资不良资产,通过募集,目前市场资金价格普遍在年化8%以上,甚至超过10%。假设项目处置有年化20%的收益,劣后资金动用7:3(优先:劣后)的杠杆,按照10%的优先收益来计,劣后的年化毛收益高达43%。

  所谓项目处置收益,比如企业A在银行的债权是1亿元,抵押物价值7500万元,债权以5折出售,即5000万元。后续抵押物处置价格减去5000万元成本,即为处置毛收益(利润还要扣除其他诉讼、人工等成本)。因此,债权的购入价格和最终处置价格是利润的关键。

  不过,就吉艾科技的AMC板块利润,郭明杰表示,很多是管理和服务收费,即为困境企业提供重整方案和服务等,由于门槛较高,利润可观;另有部分则为不良的投资利得,即处置收益,需要一定周期。

  据郭明杰分析,不良处置行业之所以能够成为暴利行业,一是因为未充分竞争;二是缺乏人才和技术,特别是创新能力。“有些地方不良收购竞争很激烈,资金很多,但归根结底还是不专业,还是缺人才。”

  多名不良资产处置行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即使是不良行业的“老人”,也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业”过。以四大AMC为例,在2008年至2013年的“大放水”时期里,也因传统的不良收购业务惨淡,而转向其他包括房地产投资和资产管理在内的其他业务。而此轮兴起于2014年的不良资产爆发,面临的是人才匮乏的境况。

  “出得起300万年薪的公司有的是,但是招不到满意的人。”某不良处置服务商人士表示。

  倒卖生意到头,看好产业重组

  尽管“低买高卖”是这个行业最基本又最简单粗暴的逻辑,但批发转手倒卖模式技术含量不高,竞争越来越激烈。

  2017年的一起地方AMC相关诉讼就暴露了其中的问题。吉林省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吉林AMC”)股东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吉林金控”)提请解散吉林AMC,其中原因包括“公司成立两年来从未开展过批量业务,未能发挥公司设立的目的和作用”,而吉林AMC方面辩称其2015年7月获得经营资质到不允许开展新业务就有1年半时间。公司一直在积极寻求批量业务的商业机会,但由于项目条件不好、谈判地位差等原因始终未能形成交易,并非故意不开展批量业务。

  此前有AMC行业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形容:“省级AMC成立之后,先买一栋楼,车子配一配,职务安排一下,半年过去了,接下来全国其他地方AMC学习一下,每个月一家,一整年过去了,业务基本没动。”

  另据浙江省一名从事不良处置的资深人士介绍,浙江省内不良资产包折扣早就高至六折水平,盈利空间被严重压缩。“很多不懂行的热钱涌入,包括配资资金,这个市场没法做了。”

  正是在此背景下,郭明杰判断不良处置行业未来的机会在于产业链整合。矿山、新能源和商业地产并购是其重点看好行业,“重点是要找到看得懂的专业团队”。

  以吉艾科技收购的一家百亿级规模的房地产公司债权为例,其中涉及因资金链问题而形成的“烂尾楼”。吉艾科技协调注入资金后,重新召回原专业团队进行运营,使“烂尾楼”最终按计划建成建材市场,并以2万元/平方米的价格成功招商,实现了资产盘活。

另一视角

换一换

24小时热文

热门标签

24小时热文

点击: